对文学的想象、认知和基本元素的理解,对于文学理论知识的储备程度,一定程度上直接决定了一个创作者怎么输出自己的文学文本,站在什么样的高度与意识上操纵自己的文学语言。因此,随着现代世界的发展和文化知识的更新,只要是想创作出与时俱进、在观念/意识/表现手法上都先进的文学作品,就一定要具备先进的文学观,拥有如活水常新的现代文学理论知识与素养。

我们的很多小说、诗歌之所以难看、不忍卒读,甚至让人们不愿多读,很大程度上就是由于作者虽然生活在当下,创作意识却停留在十多年前甚至几十年前的文学观念和思维上。

前不久去世的童庆炳主编的高教版《文学理论教程》,这部书至今为止已经修订了四版了。这五个版本构成了一般大学所讲授的文学理论的演变史。因为没有找到童教授主编的修订四版《文学理论教程》,我浏览了一下王一川主编的《文学理论》(修订版)。

王一川教授在《导论:现代文论需要新传统》中虽然没有就“现代文论”给出准确的定义,但基本上是指以西方文艺理论范畴与方法作为主干,编织其基本构架而形成的文学理论系统,所谓的“新传统现代文学理论”,他认为应体现三要素:
一是现代知识总体,“在已有的现代性知识体制及范式等基础上”,世界共通的知识观念、文论思维与概念体系;
二是中国现代传统,即百余年的中国现代文论发展出来的一种“与中国古典文论传统不尽相同但又有血脉联系的新传统~~~中国文论的现代性传统”;
三是中国传统精神,即包括“中国古典性传统和中国现代性传统在内的中国传统气质、品格及个性等”。
可以看出,王教授的文学理论的观念是和世界整体知识的变化、思维和观念的更新是一致的。

我们大部分人虽然不是搞文学理论和批评研究的,但文学理论和文学创作之间存在双向开放与回收的模式效应。作为一个文学创作者,可以对照考虑一下他说的“新传统现代文学理论”的三个要素。就诗歌而言,我们的诗人们不缺“中国现代传统”,“新诗革命”以来新月派、七月派、现代派等都提出过不少有见地的诗歌理论与主张,百年以来形成的新诗传统一直在血脉里流着。我们也不缺“中国传统精神”,那种由古典文学诗歌所带来的传统人文气质、精神品格几乎与生俱来。

一切理论都是拿来用的,一切传统是由在历史中形成的。由此观之,一个倾心于文学创作的人,没有这里“新传统”中提到的“现代的总体知识”,即与世界变化相同步的知识观念、新文学思维,你所创作出来的文学和诗歌,又怎么能进入那个巨大而悠远的“传统”,成为未来的经典呢?

 

20150629 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