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和上海女人

 

1.上海

上海,是最让男人心痛的地方,是女人可以对男人非常自然甚至脱口而出地提出要求而脸不红心不跳的地方。
上海,一个中国欲望最集中最膨胀的地方,男人为女人而奔命,女人因男人而妖娆。
上海,与其说是中国国际经贸最发达的地方,不如说是在中国女性的性别意识最接近国际化、女性的性别特点发挥得最淋漓尽致的地方。

2.上海女人

上海女人很注重面子,首先交男朋友要有面子,见面相不上的虽然不会当面说出来,但是会在以后见面时转移到其它现实条件上表现出对他的不满,如果面子这一关过去了,也许就不会对现实条件那么苛刻了。
上海女人嘴上再怎么说“无所谓”,对男人的现实条件心里都有一杆称,是很“有所谓”的,她们把房子、金钱、家庭环境与背景、工作(事业成功)等作为指标来综合考量男人。
上海女人是最自私的中国女人,最聪明的中国女人,最爱慕虚荣的中国女人,最自以为是的中国女人,最有风度的中国女人。

3.上海VS北京

上海人是最需要被别人尊重的中国人,注重个体或自我,尊严是他们的潜生活(就像莫泊桑笔下的《项链》,去参加聚会非要一条像样的首饰不可);而北京人(指北京普通人非达官贵人)因为处在皇城根下的政治环境,比任何城市的人更知道阶层等级之别,普通人因为习惯了怎么去做“臣子”,是一群最注重群体和谐的中国人,关心政治或社会,平等融洽是他们的潜生活。打个比方,同样一个在店里卖水果的大嫂,上海的大嫂可能衣着鲜丽态度飞扬跋扈,时不时会因为别人讨价还价而说“爱买不买”或“这人真没规矩”之类的话,而北京的大嫂可能衣着陈旧态度憨厚可亲,别人砍价的时候能卖也就卖了,不会太在乎一两毛钱,有时还能和你唠一段平民百姓之家常。
同样涉及尊严时,北京人要面子是因为顾全大家,上海人要面子是因为关心自己,出发点几乎截然相反。

4.上海VS广州

上海人和广州人(指真正意义的广州本地人)同样都很注重利益,他们都很看重钱,说得透彻一点:都很俗。上海人看重金钱是因为虚荣,金钱可以满足膨胀的欲望,可以带来高尚的一切,他们把钱看成是享受某种生活形态的过渡性的介质,看重的是纸币的使用价值和流通功能;广州人看重金钱只是因为钱本身是一种万能物质,他们也许不会想着享受某种高于自己的生活,但一定会使银行的存款数额保持或使之不断增长,他们仅仅把钱看成是物质生活本身非常重要的自然的东西,看重的是纸币的价值和储存功能。
如此说起来,上海人其实比广州人更理想主义,他们的生活也更具有海市蜃楼般的虚幻感和悲剧性;只有在上海真实生活过,你才隐微地感觉到,其实广州并不是中国铜臭味最浓的地方,上海才是“用金钱来衡量一切”的最畸形的社会,在上海也更显示出对物质生活膨胀的占有欲和贪婪的扭曲的人性之丑。上海人没有钱就是地狱,有了钱就是天堂,所谓“纸醉金迷”,拿来形容上海社会是最恰当不过的了(我虽然没有深刻研究过大上海的生活形态,但我想,就凭我现在对上海的感觉,也应该可以确知当时浮华虚靡之三四分了)。而对于广州人来说,没有什么比拥有金钱更天经地义的事情了,金钱在他们看起来,不等同于高不可攀的不切实际的物质生活,因为广州人从不做不切实际的“理想”,在他们心里,有钱只是有了一切的保障,但不一定将它们兑换成“只有今天没有明天”的享乐的物质生活。
如果上海人是理想主义的自我的享乐者,广州人就是实用主义的自私的经营者。当然,这只是对两种社会形态大概的一种感觉而已,并不绝对……

上海的天空,也许比北京更加狭窄,比广州更加虚无。

2006.11.4 凌晨 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