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和一只鸟 - 大藏设计

他一再承受不堪,比如
曾与她同处黑暗中的静默,比如
他们从未说过一句话。就是这样,几年过去了
对峙中的温情早已冰凉,而她的沉恬
却不时飘过无可守望的夜空

她微妙的存在,在他迷途的激情里
世界一再以拒斥来训导他,青春
在慢慢冻结;他这另一世界
的傻瓜,开始漫不经心
打量破碎,打量黑暗中她的脸
是的,温情涌了上来

如果上帝存在,他仍会祈祷,说我爱你
一个电话机,怎能唤回易逝的事物?
但它会是人们活下去的勇毅,泪流后的轻快
会是此刻他对美好的又一次呼吸,会是
她坚冰之下的一注小小的水流

是的,正因为素昧平生
他和她才生活在未知的相遇中
现在和过去,两块肮脏的抹布
涂抹着世纪末的秩序;而他一个学子
还只是悲凉,并没有痛彻,
他还想试试手气。是的,未来会是什么?
——1997年10月8日,他踌躇良久
颤抖地拨通了一个陌生女孩的电话……

2004.5.29 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