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 荒凉 鸿蒙本初境地

 

多年的灰烬过后
我已成为另一堆灰烬

告诉我,为什么只有在死亡迫近
我才能感觉到爱情的消逝?
为什么我明明无人可爱
仍苦苦承担一个爱人的虚名?

如果爱能象海洛因一样被消耗
起码绝望不会迷人心窍
即使世界不会因战争而颓灭
为何恨不曾钻进我的针孔?

告诉你吧
当生命布满无情的碎片
我不能成为我自己
当遗忘比爱更为艰险
没有几次爱可以重来

2004.4.16 凌晨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