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你的沉默-四月-大藏原创诗歌

 

凌晨0点30分左右,我从金华西火车站下车。一个人推着不算很沉的行礼箱,走在空荡荡的大街上,觉得有些舒爽,也有些落寞。

   行到骆家塘路口的时候,这时候身后一个人“啪嚓啪嚓”地正走在后面(原先光顾过马路,没注意),我禁不住扭头,谁这么晚还挑担?看到是一个老人,身材羸弱,挑着两个菜篮,那身影一拐一瘸(比“蹒跚”摇摆得更厉害),明显这老人腿脚很不方便,随时有倒在路边的可能。我定睛看了有5秒钟,考虑是不是该帮他挑一下,或者给他点什么帮助。

   这时有一个骑自行车的人匆匆而过,她也看到了这个老人,略显出同情的神色,她也看到了我站在路边,好像在等身后那个老人走来,但自行车很快就过去了。

   我有点抱怨自己,自己的那点小小的同情仁善心开始惴惴,以前也有被同情所愚弄的经历,比如在北京就遇到一老一少向我要10块钱路费,我给了之后,后来看到这两个人又出现在另外的街上……但是我确信,这个时间这个人物还有这个挑担的模样绝不是装出来的,没有理由一个七八十岁老人要在凌晨一点左右挑担赢取别人同情,这个时间根本就是少人,况且我现在在的地方,一不是繁华地带,二光线昏暗都看不清脸面。

   老妪越来越近,让我渐渐看清了她一张布满皱纹的瘦得不能再瘦的脸,大概80岁左右,她的肩好像一高一低,一边的脚有些扭曲,走起路来似乎有点夸张,左右摇摆;菜框里还有韭菜、葱苗等。我转过身,心里有一股凑上前去的冲动,不过又克制了一下,继续拖着行李走,刻意放慢了脚步,我想让自己再靠近她一些。

   等到那个老太太就在我的身后,我停了下来,转身问她刚卖菜回来啊,我听着好像回答“是的”,问卖菜能挣多少钱啊?她好像说,一个晚上10块都挣不到;问为什么这么晚,要去哪里?她回答了,金华方言我不平常就听不大能听,她口齿含混我更是听不懂,我只能再问你挑得动吗,要不要我帮你挑一下,她又说了什么。看着她单薄的身体,我真不知道她还要走多远,还要这样走多久才能走到家。

   很想送她回家的,可是我的行李也不轻,没有办法挑东西,只好作罢。我从钱包里拿出10块钱,递到她面前,她停下担子,接过钱,一声不啃地从菜框里取出两把韭菜和葱放在我行李箱的侧边,我忙说:“我不做菜的,我不做菜的,你还是自己卖吧!”,我蹲下来,想看看她的菜框里还有些什么,我摸到塑料袋包着的,好像是一袋荔枝,还有我摸到了桃子,不过有点腐烂,我想这些应该是菜市场或者过路买卖人送给她的吧。

   我再走一小段就到了,回到家,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好事,虽然小,但是心里比任何时候都坦然、泰然。 

   2010.7.18 金华 骆家塘(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