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蒙幻美的月色 - 大藏诗歌网

 

梦发生时间: 2009年5月21日凌晨2-4点左右。

梦中的她,还是保留着我初见到的那样纯朴、略带着忧郁的表情,那种微笑是我在乡间觉得最亲近的那一种。梦中的她,竟是在夜晚,出现在我老家老屋的祠堂旁,好像她就住在那里面!(祠堂是小时候放棺材、烧香的地方,小时候没觉得特别怕,长大了觉得阴森可怕得紧,感觉那是有鬼出没的地方。不过,现实中祠堂早在多年前已经被一把火烧成了灰烬!)

我们好像是在她刚下课的当儿见的面,周围没有一个人,静悄悄的,只有我们两个,我们若无其事地穿行在幽暗的旧屋的弯曲过道,走在通往祠堂的路上,一路侃侃而谈,我们谈学校,谈生活,谈毕业,谈诗歌……好像还有夜色和月光,微微的月光能映照出她那张青春的脸庞。这样适合倾谈的清淡的月夜,以前我们没有过,心灵能够如此近距离沟通,仿佛什么都可以说的情境,以前也没有过;那时,我感觉喉咙有什么梗着,应该是我的告白的话,一定是的,因为我明明喜欢她——因为欣赏而由衷喜欢的那种(我现在在梦中真切感知到),是啊,我曾经对她表白过一次,现在告白对我来说,因为世事的阻隔已经变成多余而困难了。

而这时候,我却惊异地听到了她缓缓的表白的话,我简直是痴呆了,傻傻地站在原地,看着她那圣洁的额头上发出的微光,感到脑袋有些眩晕。她的话说的如此含蓄、得体而又不失自尊,却又是我最容易听懂的,因为我们都是乡下人,又都用心在写着属于自己生命的诗歌。就是这样,我的梦永远地定格在我听到她的话而眩晕的时间里,之后我们再聊什么,我一概不记得了,好像也就聊到这里,就这样……

以前我也梦见过我喜欢的人,梦境飘忽虚幻,而现在的梦感觉却像真的一样,因为我还能揣摩玩味那种舒坦、亲切的交流的意境,但客观实际却透着逼人的阴冷、萧杀的气氛:老屋、祠堂、棺材……那这个梦给我的启示是什么呢?

但我清晰地记得,我起身来的一刹那,我的心有一种绞痛,是遗憾!我本能地想大声哭出来,为自己错失了的生命之缘……

之后,给她发了个短信,“出差山东,昨梦见你,故园月夜,相见言欢……蓦然醒转,愧憾难堪,人生苦短,相见无期;此生孤独,犹复如斯,万语千言,只道珍重!……”

 

(注:我独自出差山东差点误入传销,当夜竟是睡在山东淄博的一个“传销窝”的通铺上,好在他们没有并为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