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之恋 - 大藏诗歌

 

如果上帝知道,一定会羡慕他,因为他还保留着那一份最纯洁的情怀;
如果上帝知道,一定会羡慕她,因为他一生为她保留了一份初恋的情怀。

多少年过去了,人间世事更迭,沧海桑田,而他依然执著地站在那里,守候如一尊石像。
石像是不会变的,永远都保留着最初被雕刻出时的风仪,而在它身后消逝的,只是时间的烟尘。

他,就是那个被年轮伪装的人,就是那一尊石像。

他血液里的细胞,正沿着时光隧道,慢慢回复到了它最初的温度、热度与湿度;
它们曾经在心脏部位经历腥风苦雨,在黝黑的缺氧的脉管里被窒息死过;
但是现在,那些倔强基因中的核糖核酸和脱氧核糖核酸,正按照一种严整的秩序重新修复与整合;
它们正帮助他完成生命的回溯。

说出这份爱与真诚,世人定会说我痴,不可理喻。但且相信那份沧桑吧。
正因为爱到沧桑,所以爱到至纯,犹如沙漠之中的甘霖,清冽来自洗礼。

一直喜欢里尔克的诗歌,他语言的纯洁、修辞的典雅及深刻的哲思理性是他所欣赏的,里尔克笔下的爱情是典雅纯挚的,比如雕刻者与石像之间那种最本初的维系——创造与被创造,他把它看成是一种宿命般的深刻之爱,一种永恒的内在依恋。

《石像之歌》

里尔克

是谁啊,谁是那最爱我的人,
为了我,他将抛弃宝贵的生命?
只有当他为了我溺毙在大海里,
我才能得到解脱,离开石头,

重获新生,开始新生。
我如此渴望沸腾的热血;
石头却哑然无声。
我梦想生活:生活多美好。
难道谁都没有勇气,
帮助我从石头中苏醒。

可是,一旦我获得了生命,
获得了它赐给我的财宝金银,
…………
我却会独自地哭泣,
哭我曾经有过的石身。
血液对我有什么用,如果它像
酒浆一般发酵?
它再不能从海中唤起他,
那个最钟爱我的人。

2006.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