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野中的一棵树 - 大藏诗歌网
说实在的,我以前对关于人的哲学一向很崇仰,觉得是解决人生命运问题的一座灯塔。最初带着解决生存困境的难题,探究一些关于超越生命、自我意志、健全人格等等的问题。但关于人的哲学,其实在书外,存在于每一个人的生命历程中。每个人都按照自己所认识的自己和意识或无意识中追求的人生哲学,去创造自己和解决自己的关于人的问题。

人的问题永远是属于人类自身的一个谜,不同时代的哲学家思考不同时代人的哲学,因为面对完全不同的科技、自然以及社会、国际环境。这种基本的哲学是变动的。朴素的古希腊哲学家提出“认识你自己”的时代,是奴隶封建主的时代,只有自由民、封建主、奴隶、公爵等等级之分,自由成为绝大多数人的呼声的时候,自由的个性、不受拘役的行动就是那些人的梦想,对自由的绝对的想象和对压迫的考验的承受能力就是一个最基本的“认识你自己”的问题。而现在,我们生活在民主自由的全球化时代,如何看待时代潮流与自身开放程度的各种落差,如何选择一种既无伤社会大雅又充分自由丰裕的生活方式,如何既实现自我充分的个性扩张,又恰到好处处理好物质与精神、存在与虚无等等矛盾——当我们在解决这些问题的时候,才能象遇到一个随时随地跟在屁股后面的追问者一样地被迫想道:我到底是什么人?我为什么要这样做?纯粹的空洞的人的哲学是没有的。

而我们此刻所为的,所发生的,可能我们是并不理解、并没想清楚的。很多时候我们做事是没有经过脑子过滤的,甚至是下意识非理性的,诸如人的感情问题、创作的直觉感知等等。有些“认识你自己”的“问题”可以在生理学、心理学、社会学、精神分析学等学科里找到马马虎虎的答案,因为属于人类的本能或天性,谁都是大同小异的。但往往最关键的问题就在于这一点点异质的东西,却是我们一般普通人的空白。每个时代都会出一些天才、伟人、疯子等等特异的人,这些特立独行的人才是引领我们深入到关于“认识你自己”的探讨的最好的实证和模板。由此推及一般人,我们普通的人,因为多少有点天才,有点特异的或疯疯癫癫的东西,所以才那么引起我们自己的关注。生老病死、新陈代谢是自然规律,所有种族、肤色的人都只能是在生前努力的思考自身的问题,不幸的是我们生前从来没能彻底解决——除非是真正的圣人,但圣人也毕竟是普通人,也有自己难以通悟的哲学问题。所以即使天才、伟人、疯子等,也几乎只有等到死后,等到后人来探究,象考古一样的被发现,——而我们自己也一样,等待着别人给我们增添对自我的更深层次的认识。是的,历史将为我们的存在和思考努力作证。

以上几乎只是涉及关于“认识你自己”这个话题的理论前提(我自己的一点粗浅的看法),真正关于人的认识却并未展开,有待以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