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谅自己,不能以更庄严的框架来述说日子;日子这层纸,我一再捅破它,却只能看到稀疏的阳光掠过。

同时,我惊奇地发现,人类除了把白纸涂成黑之外,再没有什么出路,生存的伎俩被越锻越熟,我常常不由自主地想象自己正在成为一出剧本中的旁观者,或者是一块思考着的石头,寂寥,洗练,而苍凉。

爱(准确的说是缺失的爱)这个东西有时是一种瘫软剂,让事物的肱股在被决断的瞬间显得孱弱,你痛感这一点,因为你没有别的立场或倚仗,但过多对自我的伪装或颓落恰恰是对自身珍贵初心的亵渎。BE OR NOT TO BE IS A QUESTION, 永远如此,除非你不再真诚。

你企望的是那永不能实现的温柔,或曰爱。温柔(爱)是真正的杀手,绝对的世界秩序缔造者;这无论是对于一个国家的统治,还是与人相处,个人的管理,都是真理。

世上的人是可以分成各种等级和类别的,而且会一直细分下去,越分越细,变幻反复,永无止境。沟通正越来越成为这一族群最大的问题,人们之间达成妥协和一致的唯一途径,必须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一壮举正在成为类似会得到褒奖的见义勇为之类的可贵行径。在这里,考验的不仅是单个个体的勇气,而是一种文明的弹性。

2007-7-31 23: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