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目睹正直,没有什么
是不能被弯曲的。每个人
都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需要借助头脑的聪明的,
多半失去信服力。

一个人呆的时间长了,太安静了,
会以为这世界原本就是太平,
其实,人类无时不在沿袭历史的轨迹:
一千万年前,这里也许还是汪洋跌荡,
三千年前,这里也许经历硝烟战国,
而三十多年前,没有我,只有公社。

一个人的历史,比之一个种族或国家的历史,
是极其微渺的。每个人
都宿命在自己渺然的历史中,
孕萌、新生、茁长,直至无声地销殒。
没有几个人的离去是你现在幸福平和的理由,
没有什么凡人能够影响一个时代的进步。

但某些不被载入史册的春秋,
某些幽暗无比的灵魂,
入夜里归来,也许填补了
你某段历史的空缺。
它,诠释着某种真理。

2007-6-11 2:17:00 北京管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