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谅我吧,沉默,当孤独突袭,
一日的存在令人更深地厌弃自己,
如此卑琐,并无人逼迫;
一天的匆忙已然为人奉出,
遥远的渴望,遁不出最近的城堡。

此刻请许我片刻宁静,还我自由,
大地的喘息却从不传递给我,
迷蒙的阳光,它还会灿烂如初吗?
越来越多的同伴已经选择离开我,
因为我的沉默,一再唾弃着他们。

那么,我只祈求你的宽恕,
只有你亲历这经年的痛楚,我无语的爱情,
一日日的命运从不令我懈怠你,
一年只是一瞬,而一瞬
有多少踯躅的分分秒秒,就像死亡迫近
这岁月,这被遮蔽的灵魂,
只留寂寞的幽光向着那永恒。

2005.4.6.0:33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