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是月光宝盒,把所有的季节
都幻成一个季节,把所有的春天
都锁进一个四月,那么遥远而切近
孤独守卫着岁月,六年只是瞬间
多少桃花在年年的烂漫里黯然失色

四月是一个深渊,任凭绝望
把希望锻打而又销熔,任凭爱
炽烈而又迷失方向,惟有心痛
可以填充它的虚空,无期无尽
血盆豁口吞噬如歌行进的生命……

说到四月,就是说到命运
——被爱情遗落的一个注脚
七弦琴喑哑失传的今天,多年之后
我仍无法张开双臂,拥抱春天
四月里失落的音调一直在遗忘,又
一直在遗忘的每一个间隙加紧追问的步履

我说四月是一把匕首深入我的骨血
四月是一枚硬币在我体内发酵
四月是一朵罂粟,一团破碎的空气
——唉,无论我说什么,
爱始终是爱,遗憾终究是遗憾

2004/04/26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