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大看一场电影 - 大藏诗歌网

他早晚会进到这个地方
就象三藏兄弟当年来到西天
对于这点他深信不疑
今晚他乘着沙河的风尘到了北大
并非理智牵引了梦想
或来自广州的虔诚忽然涨潮
而仅仅因为孤独——又不甘落寞
工作转得太快了好想喘口气
写作又总心态不平没好东西
“精神的症结真的和异性有关吗?”
他不止一千次地问过自己
一直就想找个女孩,实实在在
他说四月是一把匕首深入他的脆弱
他一直理智清醒,除了这四月

这个他,年届三十
半生精神的贫穷写在脸上
不说枕着梦想酣然入睡吧
他明知道北大的影院里
没有那个她
今晚只有北大一整夜陪着他

2002/4/6 北京沙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