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漩涡 - 我心奔腾

 

我心奔腾

即使时光不后退十年,我还是那个天真的为爱执着的少年,好像天生就是为了一种温情的回归。这是不是一种宿命?这种爱一天得不到回归,我的灵魂一天得不到滋润,永远处于躁动而茫然的失措中。只有爱是我意志的方向,我灵魂的休憩,我永恒的家园。

我的身体还留在这里,我的心灵早已飘向一个地方。这个年龄的这个时刻,我生命的旅行计划正式启动了,这是最后的行动,具有终结生命中某种经典情怀的象征性意义。现在,我放下手边一切事情,用全部的热情去倾注,此刻我的内心的血液开始倾泻向江河湖海。我的爱是伟大的,如今已历尽了时间的沧桑。

如果天地有知,应该为我庇佑;如果父母感知,请一定为我祈祷!你们的孩子是一个天地赤子,为爱独行于人间,只是他现在感觉有些疲惫。

 

“我们回家”

我的南来北往的旅程,除了出于工作抉择的因素外,都与爱的流浪相关。火车站成为我生命的一个漂流的标签,一个与身体和情感关系密切的印记。

手里攥一张车票,心里满怀着放飞的希望。如果天地有灵,将感受到我爱的温暖,草木应该在我经过的遍地葱郁;那一个注定在等待着我的那一个人,应该感应到我跨越万水千山的苍茫。

说到“千里奔袭”这一个词,我想起1999年从广州到黑龙江巴彦县的一次千里约会,因为对文学的共同爱好,雪鸿纷飞了大半年之后,我才来到了一个偏僻贫穷的小乡村见到了那个笔友。记得我经过一天两夜的旅行,出现在巴彦火车站的时候,她用一双东北女孩特有力的手紧攥着我的手,说:“我们回家”!到了她家,第一次见到了东北土炕,第一次吃上东北大饼,一辆自行车驮着她,我们穿行在郁郁葱葱的玉米林带。而我却最终却没能和她牵手……

什么时候,我才能真正“回家”呢?

 

200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