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一生就是这样,表面上风风光光,情感轰轰烈烈,却都有着底下不为人知的爱恨情仇的根源或人性善恶的本质,谁又能否认生命的意义不在爱呢?

爱是马斯洛人格需求中仅次于自我实现的高级需求,当我们一见钟情或认定一生恋人的时候,其实也把自己的生命倾注于这种两个人才能建筑起来的爱中,甚至把命运押在了这一生死之恋之上。一生的荣辱与兴衰,无不因此而牵连。这就是爱情的真正的意义。

我的爱情简单而澄澈,却又曲折而幽婉,初如黎明前低沉而喑然的潜流,继如黄昏中澎湃而沉浮的惊涛,最后归于暗夜里苍茫而无尽的平波……正是这大海上的平波,却蕴蓄着人间石破天惊般的浪漫与激情。这一生,我有情恨,却没有情仇,在这个无可诉说的故事中,裹挟着我坎坷而不平的个人命运与抉择,我被岁月无情地推动着,不断消解我的生命和存在的价值。

……

 

2008.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