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弦琴的哀歌 - 爱情断章 - 雪霓天堂

 

与其说我时常怀念某人,不如说我一直追念自己的爱情理想,不肯轻易放弃。
与其说我是一个为现实而苟且偷生的人,不如说我是一个为理想和梦想而坚持而等待的人。

这个年代,能坚持自己最初的精神理想的人有几个?我想,我是寥寥无几中的一个。

爱情理想是整个精神理想中唯一需要与现实达成社会默契、妥协的理想,实现难度完全取决于你是否能遇到了心中的那一位。

与其循规蹈矩地与世俗合流,不如坚定足下的位置,成就一方心中的梦想。

我现在终于明白,在我最艰难的时刻,时常飘幻而过的她的身影,原以为因为自己感情脆弱了,又想起她了,有时候也自编自导自演地感觉陷了进去,但是过后理智总是清醒地告诉我,其实她已经不是我想念的某个实在的人,而是现实的重重压力下心中对自我的完美之梦和整个精神领域的理想化想象,她(们)又在夹缝里苟延残喘,哭泣着向我走来——要我作出一个或坚守或放弃的抉择。

而正是那个时刻,属于大学时代,那个纯真的精神时代的一些我个人的精神维系,又重新接上了,包括她,一些凄楚悲凉的爱情碎片,一些悲天闵人的神思冥想,一些沧桑岁月的本初记忆,又都回来了!

“吾不能变心而从俗兮,固将愁苦而终穷”。

2008-3-16 21: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