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畅快的时候,往往是活得悠哉之时,必定少梦。很奇怪,我竟在梦里见到了我孤老死去的舅舅。

我孤老而终的舅舅,他叫吕永庭,他终身未娶——一个农民,却又不像一个农民,因为曾替了外公的班(打铁),也算是吃过几天公家饭。可是他生性疏懒,整天游手好闲,后半辈子竟越发贫窘寥落,只在村里混日子。不知道舅舅为什么不娶,是因为没有相好的,还是没人喜欢他?印象中年轻的舅舅悠闲中透着一股潇洒劲的。舅舅就住在我们老家隔村,也就三里路;可是我很早就和舅舅在精神上断了往来,一则一直在外上学,二则觉得舅舅太懒,我是不能与其过于亲近的。

我梦见的情景非常“超现实”:我是在一张类似“代耕农田”的招聘启事上了解到舅舅的“需求”的(至于我为什么去看这样的信息,不得而知),我在梦中见到我以前一个公司的同事(不过见过两面,其实是比我入职而先离职的,一个做策划的),他和我同时看到这个,然后我们各自准备去应招,那同事“蹬蹬蹬”就捷足先登远去了,我则纳闷他去哪里,因为我舅舅并没有留下联系地址。我径直往N年前我去过的舅舅的农田去了。感觉一切轻车熟路,我很快就在田野看见了舅舅,他已经显得出老相,手脚的青筋似乎更加肆无忌惮地暴露着(本来就静脉曲张),一个人孤伶伶地在田间,费劲地挥舞着锄头,在翻田里的土。我自然上前一边聊天,一边和他一起干起活来。

舅舅老死了至少十多年(死时身边也没有一个人),我也记不清,我最后一次见到他时是哪一年哪个时候。可不禁意间,我竟在梦中如此真切地再见到了他。

舅舅,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你在那边还好吗?

或者,你是想带给我什么启示:关于人生命运,关于婚姻与家庭,关于孤独与生活方式……

 

2011-11-25 23:32:14 北京紫竹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