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奇怪地,一次在校园吃早餐之际,脑海间偶然掠过一个女生,那是十多年前(约1996年间),在中医学院,我平生第一个可称之为“热烈”的求爱者,一个外表极其普通、不懂文学与诗歌为何物的女生。

那个人的名字我早已忘记,她的容貌更是疏忽了,只知道她是我在文学社的搭档的同乡,因为他,而认识的我。
她曾经递给我一张纸,或可称之为“情书”。那简短的歪歪斜斜的文字,表明了一个直白的、不经任何掩饰的仰慕。因为,那时候我担当着校文学社社长之职,凭着这种身份做了一点点活跃校园文化之事,同时是一名校园诗人。

我那时候本能地惊诧,诧异的是不仅仅是有人会对所谓的“诗人”垂青,而是第一次有一个异性以如此“赤裸”、直接的方式向我表明了心意。而那时候,正当我无所爱恋、百无聊赖之际。
惊诧之余,我几乎只用了5秒时间考虑,直接地似乎本能地拒绝了她,不留一点委婉。

而现在,我惊诧于我为什么会突然地想起她,也勾起对那个年代自己的生活和精神状态的怀想。

继这个女生之后,是的,我还拒绝了一位当时北京某大学的广东女学生;还有,在北大考研期间认识的另一个女生……

关于爱、关于生命、关于理想,所有的秘密,自己从来都在荒疏、焦躁和执迷之中错过了,真正感知并洞透的那一缕自认为的阳光,恍然间早已变幻成残阳而湮没,没有任何东西留下来,连同岁月的残骸。所谓的生命,我真正把握住了什么?

 

2011-10-09 23:38 北京 紫竹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