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弦琴上的断章(十四行五首)

——分手一周年纪念而作

 

NO.1

没有一个神祗可以挽起我们。你能否预知:
一场梦魇的裂隙源于一声惊呼?
我们的雪城正渐渐塌陷。而隐蔽的阴影
汇合的时节,有什么一直在向人昭示——

天堂的钟声已经远离,谢幕应在
游戏的最初。如今,生命的佑庇还能出自哪里?
盲目的雪花一度曾勾引所有人的心向;
最深刻的真理,凸现在令人惊悸的赤裸里。

泪水与血流,一次次注回我们的躯体。而你
将在哪一仓皇时分艰难地嘶呼——
世界的玫瑰如今迷失在哪里?真实无悔的

呼吸又出自哪一片土地?当柔板永远地止息,
那把被倒挂的七弦琴成为一道隐秘的风景,
在虚无中变得从容,漠然,或哭泣。

1999.4.1.东莞

 

NO.2

你的什么,隐隐穿越我的词语而驻留下来,在心里
慢慢地弥失——毋宁说,更深地被铭记。
我感激事物的真谛比一朵玫瑰更久长。
层层虚空的宁静里,你已衍化为无数生命的契机:

这生存的梦魅,将无可驱遣,以一曲悲凄
蛰匿于我隐秘的一生。赞美领域里的沉默,
沉默领域里的漫步,并不仅仅因为一座墓碑;
复活的眼睛,将切入万物潜守的秘密。

没有再多的遗憾断隔我们,在忧伤照耀的
恩典背后。敞开的门里,锋利的冰石都变得温润
聆听尘世矜疑的召唤,汇入永恒的脉搏,

时间将一次次被照亮。当你慢慢地回溯,
我们共享过的罂粟香已被诗意所承载,
满室琴音时,你依然幻见那点最初最真的火光……

1999.4.2.东莞

 

NO.3

一切都已被湮没。可是现在,你梦中的
触须是否已及完美的花环?——这黑暗中的水银
一再幻现出人类的脆弱与虚无,并将
不凡的音乐注入我们的肉躯。

晦暗中被松鼠的渴望所驱策的核果,
你小小的世界曾有过怎样的谛听与颤栗!命运
就注定在你自我迷失的那一瞬:
无数虚幻的柔蜜涌上了焦灼的唇

多么艰难而仓皇的时刻!在自身的美与欲望
相斗戈的峰巅,一朵世界的玫瑰
让自己的光彩投入了幽暗的河流。

一次又一次在梦魇中衰败,你成熟的美
将被尘世供奉着,蕴藉地闪耀在
自身沉静而内向的镜子里。

1999.4.9.广州

 

N0.4

这宇宙的另一只眼,曾在尘世的蜃楼中流连,变得
迷醉而浑浊。现在时光的反照中,
它穿透一切矫情的形影,它宽恕并且预知,
四月的沉郁里它向世界洞开了它深邃的门。

潜意识里消散了的隐痛,又席卷了四月。
命定的四月,一切沉默,只有遭背弃的
七弦琴在喑哑地吟唱。伴随诗意不经意地降临,
它在虚幻的颓败与繁荣间四处逡巡。

听从一切幽微的召唤,照耀我!
恍惚的时刻,万物澄明,隐秘的内心
臣服于自身对爱的阴霾超越的光芒中。而

更为深挚的七弦琴将来自远方。同一凄切的
歌唱,因相互的召唤而深深颤栗;当赞美来临,
那只善睐的明眸辉映着它们澄澈的和声……

1999.4.10.广州

 

NO.5

两个分隔的世界,承载着同一定数,梦魇中
仿佛一切依旧持续。你的呼号一度
曾是所有花园里的符咒;当玫瑰与手一再虚幻地
相触,你痛感这一点,你的心让自己置于绵延的雪夜。

倘若不介意另类的决绝,让一切颓落的自然死去,
你最初的芳菲,怎不会在时间的厚典里再现?!
赞美艰难地抵临,随纯粹的原音上升,
我们将惊叹严酷中雕出的穿透一切的美。

所有的事物在完美中飞升,唯有人被欲望蛊惑。
如果在同一时间,在犹疑的国度静聆
隐微的谶语,刀锋上的玻璃

将在狂舞中成就美的历险。然而幻灭
一再深刻着我们,如同一把喑哑的七弦琴,
它的乐曲使我们悲怆,坚忍,而沉静。

1999.4.11.广州

 

请关注“大藏诗歌论坛”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