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 默 十三行

之一

丝路迢遥驼铃叮当,黄沙横亘幻梦中黑发间残存的丝缕冷月
七弦琴上的断章飘零若秋如梦中传奇弃置成青春的祭礼
永芳堂前肃穆依旧,偶尔被玉兰灯下的幻像倒地时的戏谑所笼盖
秋虫呢哝天堂里泪影凄迷,那株孤艳的玫瑰在千年的雪霜中湮灭……

如今,静静恰似去岁言欢尽后的某个情节,徒然绵延的是黝黑的爱与伤怀
迷离晨光传来情人寓所中的风声——且回问:“昨宵雪落里,伊曾安谧否?”

之二

仰面便是巨大的虚空,犹如揭破梦纱后独自流连喧尘惨烈的大漠天涯
流浪凄凉的古道旁,哪一寂守千年的残朵曾浸染过她温温的情愫?
骸骨自焚的火光里,我犹透过残损日记里的泪痕赘蓄愈来愈凝重的悲歌
如尘挤身于无际的生命空茫,以指剜心的诗人,将被人目睹黎明时分一千次的狂舞

万劫击我空空的魂灵!为所有爱与真理朝圣路上的梦厄、美丽刀锋和无休无止的泪水
沉默映照千年的蛮荒,美人鱼犹以无形之翼赤条条横越苍茫终至湮化成尘
天堂里雪落无声,日暮的霓虹静静高悬在死亡之光辉映的宁静家园上空

1998.10.8

 

请关注“大藏诗歌论坛”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