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 歌 (九章)

——为了忘却的纪念

 

序章:爱的生命

水乡的一滴绿莹。湖光的一鳞银练。夜空中,晨星唯一的召唤。
你是从濯而不染的荷花中来,从纤尘明察的铜镜中来,从黑暗中锻炼圆满的月华中来。
玉立雨雾,一袭素妆。含羞草怯怯地向你招手,昙花在流星前甩出誓盟。而你——却在山风的呼啸中歌吟欢舞,在潮汐的澎湃中狡黠微笑。最后,静静、静静地,在受你戏谑的海风的怀抱里憩着了……
爱情熹微时,华晨正冉冉。
走进铁石的心,照彻沉默的幽谷。如记记温暖的呵气,接续朝霞与霜露的絮语。
你的力量,沐浴在雪月风花,越逾于星空洋底。如一朵徐燃不息的活火,氤氲无数灵魂的花束。
四目相接,迸现无限金色的神奇。

1998.3.27

 

1. 因为你

黄昏的夕阳镀红无限缱绻和忧郁,静默的空气微微抖颤;幻梦中你羞怯的秋波滴落湖面,柔若风中的水莲。
黑夜翩然而临,一千种佑庇使你坦荡如砥,奔赴夜的盛约;黑暗之中你狡黠的笑齿灿若晨星。

因为你,盲目的蝙蝠辨明了飞翔的方向。
因为你,风中的芦苇在一湖迷蒙中投下瘦影的涟漪。

你的光华,是晚星写在夜空的一句梦呓。
因为你呵,我如赴焰的飞蛾,一个带露的清晨,我手中的玫瑰,开放宛若——凄艳的血朵。

1998.3月底

 

2.初 吻

这是一条接近死亡的地平线,穿越生命的夕阳残照,穿越远古的多舛岁月,止于一片静止而永恒的幽冥地带。

所有的梦悬于一念,从大海的悬崖边上静静跌落;无数心灵空蒙的浪花,在醉意里相互喧哗。
我渐渐失却倚立的沙滩,恍惚置身于一片汪洋之中。你小小的温柔的双浆,电光般销蚀我纯净而甜美的生命。

潮汐往来,时空尽褪。在一颗慧星与所有矜疑的星云相触的刹那。
再过一刻,我的灵魂就要消亡!我不堪重负的命运,将在你罂粟红的唇际破灭!

1998.4.8

 

3.一个未知的世界

如果你是一颗晨星,我永远用对黑暗的渴望来渴望你。
你淡淡的清华,静静洒遍我每一隅黑暗,就象一股温婉动人的碧水,缓缓漫过我梦魇中绝望的泥沙。
记忆的潮水渐渐褪落,无数曼妙的灵感在时空间翩跹起舞——

我知道,那是你皎洁心灵无声的颤栗,使我的灵魂俯伏于一个高贵的祭坛。
在你梦幻般浮起的秋水里,我洞见了一个晴朗空蒙的夜空。——那是一个浩瀚未知的世界, 另一个安谧、坚执、包藏着宇宙生命无穷秘密的——自己。

1998.4.4

 

4.我不知道我怎样地爱你

每一处幽静的空间,你的声息都浸没我。我唯无法探援到你心灵飘游的一隅;假若我能,你儿时的绯梦里,也必被偷偷刻满我的名字。
每一次走向你,都是一次迷醉而欣然的钻心行动——思你愈切,钻得愈深。我唯无法抑遏这芳菲的痛楚;假若我能,四季将不再轮转,万物将回复至鸿蒙之初。
而你的声声召唤都是命运的磬钟向我敲响!我唯无法抵御这灵魂痉挛般的震颤;假若我能,高贵的天堂将訇然崩塌,相思的静湖也不会弥泛成无边汪洋,把我俩挟卷,分隔在海角——天涯…..

我——不知道我怎样地爱你!

1998.4.8

 

5. 你来,你轻轻地走来

你来,你轻轻地走来。
你的一缕微香在我的灵魂萦荡。

我的孤独是绯色的,
尤如一朵玫瑰在向晚的夕光中羞涩地绽放。
我的寂寞也在你的心上潜滋暗长——
她们穿越时空,相互致意并且交融。

可是,你来,你轻轻地走来了!
我的灵魂在叩门声响起的刹那消融,
我们的忧伤立即在彼此盈蓄的秋水里寻觅那相同的色彩。

1998.4月某日

 

6.你说你要离开我

黑暗中那颗唯一的晨星将在黎明前陨落?
三月的和风里也会飘坠十二月的冰雪?

我不敢相信瞬息间一身被洗劫一空。天空伸出颤巍巍的吻接住天堂中婀娜下坠的花圈,无垠的白雪幽冥间掩埋了我悚然的双眼。

我不敢沐浴万物之光。呢喃温柔会衍生万种悲愁,星空月色会潜滋广漠的黑夜。那艘刚刚泊于港湾残喘的小舟,也会倏忽间遭遣,孑然流亡。

我不敢相信你夜云般的梦幻掐断了我家园中刚刚出土的花蕾。
我不敢相信你用月光般的娇柔击碎了沉于万丈洋底的血石。

不敢相信呵,那片吻过我千千次的唇——
你说:你要离开我。

1998.4.7

 

7. 草地絮语

春天的绝望轻叩着我们的心扉。我爱,此刻我独自吮没一个花瓶即将触地的隐痛,戏谑地把我的命运轻轻交在你的手里。
远处草地上,陨落流星的闪光隐隐现现;朦胧暮色里,一张沉郁的梦纱正把我们轻闲地包围——仿佛爱的蜜果一不留神就会从我们身边坠进无边的黑海里。

……久久地相吻,紧紧地相依偎。之后,你静静地躺在我的怀里,宛如一朵向晚开放的夜云。

为什么我从你温宛如水的双眸里看到了一丝悲愁的泪影和卑怯的萧瑟?
——难道有什么不可逾越的黑夜正阻隔我们此刻交融相错的芬芳的震颤吗?

最后一次全力吻抱你!任凭心灵沉默的絮语在一片血红的草尖上——疯狂颤栗……

1998.4.7

 

8.那颗忧郁的树

这是一颗夏日里曾经葱茏的树,以它的忧郁仰面浮泛的夜空。
那颗唯一的晨星渐渐被云拢住了,她的华彩泻在了云的身上。那树在一片晦暝中听到阵阵私语,它的根在地底的颤栗中渐渐销蚀。

在它的眼里,风和草变成了血液和骨骸,周围曾和它血肉相连的土地,变成了一片浮尸横亘的废墟。
死海里的淤泥也渐渐涌上来,渗进了它新生的年轮里,模糊了它最后的一缕光明……

孑然沉默着的、那颗忧郁的树——在一片不知不觉中死亡的、秋天的背景里。

1998.4.8

 

请关注“大藏诗歌论坛”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