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玉兰灯下

 

许多影子在翻飞,令我心恸过的早已有些凄迷
无人涉足的幽冥地带,必定有些岁月的喊叫升起
躲避不济于事,美丽的刀锋已猝然抵临
伤势全无而隐痛分明;也必有些风
吹散眼前的湿雾,吹落一些极其漂亮的面具
再随心意缀合一个世界,它璀璨的光芒犹令我双目灼伤
而贪恋已不再要得:一切不可抗拒的终必真切而自然地呈现

存在就是验证一切。序幕向来半开半闭
爱情的隐秘,足使人类一再推迟睡倒提前醒来
不幸梦见幻影或别的什么的,必须立即忏悔
“忏悔就是面对上帝。”当自己的影子在惨光下不断
摇曳,缩小
如迪斯科舞厅黑石头墙上一轮疯狂变形的月亮
那些挥霍过的阳光,那些不断漫延的嶙峋的伤感
暗夜里,总有些击垮衔垒起来的家园的力量

谁曾为爱情讴歌?谁为残缺的幸福饮憾?
雅坐上方幽微的火花一闪,心灵的白雪
悄悄融化,天堂中的雪霓却花圈般再度吊挂
狂劲乐曲中无望的希望,仅仅出于一次小小的意志迷失
黑暗中的石凳、满园的足迹戏谑地发出呢喃
而孤清的灯沉默着,我在孤清的灯下沉默地吸烟……

1998.8.21 广州

请关注“大藏诗歌论坛”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