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想半生的黄金和黑暗》
——由南往北之二

 

遥想半生的黄金和黑暗
南方的天空,灰飞过更多的物质……

1.

荒坡上的驽马,弃绝隐忍的樊篱
夜晚的出行中邂逅神秘的谐音
沉默,或许于它是最合适的姿态:
生命如鸿蒙,如完美的脆苇
当一切苍茫,万物唯我
磬钟在灵魂的教堂里熠熠闪光
大地上豁然冒出无数股清泉
此刻没有方向,内心就是方向
没有掌声,四壁掌声雷雷
世界,在不同事物的罅隙
迸出无数隐秘的暗语

聆听,再聆听……
从五官到舌头尚隔无际的空茫
在这过程,只有但丁是幸运者
因为他有维吉尔和俾德丽采……

2.

当诗意弥漫周遭,空茫渐愈通透
内心升起巨大的悲怆,把无数危崖
夷为平地,把巨浪掀上万丈云天
海面上,缓缓飘过自己的腐尸
你幻见半生的命运如一个小丑,苟延尘间
一生的荣光,仅存于流亡与虚无间
哈姆雷特的困惑,一下把你推至地狱的边缘!

在这幽冥时分,潸然泪水终于打通了时空之径
远方在内心渐渐成型,使未来和过去
变得同样澄明凄清。而越来越丰茂的
沉默不断研磨、锻打着你,丑陋的命运
幽灵般隐隐现现,你的一举一动好象
永远是傻瓜所为,其实永属于孤注一掷
你索性戏谑地走上一条荒僻的路——其实
那正是你勇毅的唯一抉择
从那儿——地狱之门,一直通往炼狱和天堂
它无时无刻不在远方投下的秋波里

2001/11/6-9 北京昌平沙河

注:此诗为未竟之作,因懒散一直没有续写。
     曾编入北京韩歆《嘴唇》诗歌网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