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寂渐渐弥漫内心》

雕凿一座南方的路碑
铭记一句最后的风情
一火车的黑暗在铁轨上老去
九月的天空下,一切沉寂

地底的呼啸自北方传来
阳光下的草垛金黄一片
炊烟上,倏然升起绵延的沧桑
目睹广袤的原野被喧嚣步步进逼

啊,家园何在?家园何在?
我梦中的森林仍荒芜一片
砍柴、筑屋、烧水,直到天明
湖面上的柳枝轻叩门扉
往昔的岑寂渐渐弥漫内心

2001-10-7 北京沙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