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 微》

 

孔子作古了
汨罗江边的琴剑沉为化石了
曹操的悲慨收藏为古董了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一句笑柄了

高中读过几篇《硕鼠》
大学到《特洛伊》游了一下
自从柏拉图把盲诗人驱逐
就再不敢仰望苍穹了
只能买来一本海子诗集
夜里陶醉

夜越来越深
山海关一声巨响
从此后只能白天做好人
深夜偷写更黑的诗

一把利斧
激流岛的血染红了泱泱诗国
从此后,后脑勺上
安了第三只眼
唯唯诺诺过小日子

睡梦里
有人把诗稿装进垃圾袋
我刚想大喊一声——
唉,舌头早锈死了
拍拍胸口,倒头再睡

20004.05.14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