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时已是苍茫时分

 

我姗姗地来到这里,
代替远方一只夜色中沉入梦厄的飞翔生物
此刻我伤灼的瞳孔幽然绽放
目光如雪。我生命黑暗中的沼泽
颤巍巍地上升为坚实而光明的凹凸地带
在倾听霓虹赤裸的原始骚动中
我体内温润的质液纷纷投入
畅痛淋漓的潮汐——

这是我即将栖息一生的都市啊
我所有幻梦与挣扎的唯一居留者!
你将用怎样响脆而疲乏的触须
撩扰我此后虚浮而幸福的一生
引我步步潜入灵魂纤弱而不朽的墟所?
你将用怎样仓皇而冰冷的凝眸
为我指明这个城市爱情飘游的踪向?

这个时节,秋天早已成幸福者不经意的部分
秋风却唤起都市的烟尘空茫
这个时候只有我呵,一个背离家园的梦游者
幽暗处以前世的凄楚抚扪城市辉煌的内心
用这唯一的美丽映亮了一切忧黯的眼睛
也只有我呵,一个被远方弃绝了的迟到者
以一夜的骄荣汇入珠江粼粼的水波
以一身苍白的四肢擎起一片
尚未出发的深处的火焰……

这一刻,我在广州的黄金地带流连忘返
没有谁能阻止我向今夜的天空俯首叩拜
没有谁的爱情能够抵挡此刻我的幸福:
“那些被我衷爱又背我远去的人们
今夜会不会在光影中归来?
那么多个失之交臂的生命的春天
是否已被这秋天的城市久久地收藏?……”

我如水的温柔的目光
静静抚遍每一座夜光中上升的摩天大楼……

 

1997.4 广州中医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