炅 子 夜 歌

 

循着夜的火焰上升的我 是
太阳的盲儿 白昼里虚浮的目光
一如刺穿圣洁黑夜的精灵
我必须潜入夜的内心 直至
真理的阴影在浮光的虐杀中渐次消亡
我不得已和拾捡废品的老人以及流浪者一起
走在同一条孤独的路上

众人飘来游去 唯我一人坚擎一块磐石
燧中取火 沉默中迸溅诗神崇高的语言
我向死而生 向火而死
诗歌构筑了我生命羸弱而庄严的烽火台
我囚守远方 远方一片死亡的神光
我吞饮所有痛灼的诗句得以泅渡一生的
茫茫苦海

近逼远方 远方的风比祖国的远方更远
远的风中优游的号角喑哑一片
我手抚生存的废墟遍野 浮尸遍地
我所有的骄荣虚设 我的琴声幽咽
空有焚火的肝脏 满身的忧郁
我的华年断送 我亲手垒筑的人类的屋宇
一日轰然倒塌

但我不能回家!我注定漂泊终生流离失所
手倚不朽之杖 步步迈向远方死亡的墟所
偶尔梦回故里 空旷的原野上野花一片
我梦见自己紧抱一段残缺的门槛在乡间
生儿育女 尽享天年
我也愿将我的尸骨运回埋在高高的山坡之上
每夜火焰自坡顶升起 我得以安然
守望宁静的家园

此火为地下之日 人类不灭的绵延的幽魂
千年之后 我藉此火再生于祖国的牧场
千年之后 人类人丁兴旺 家园繁忙
太阳高高在上 太阳下的火焰是炅子
我得以再次高举诗神的火炬步入祖国的阳光

我的事业,就是要成为太阳和火焰的一生
太阳——“日”——它彻照万古,使一切澄明、洁净
火焰的狂暴、高昂,使诗歌所向披靡 无所不及
太阳下的火焰是我,“炅子”——祖国远方忠诚的孩子
它必被人唾弃、遗忘,被一己之火焚毁——归于消亡
但人类的诗歌及诗歌精神必将永恒!

1996.10.21-23
(注:此诗仿海子《以梦为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