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一只手伸过来

 

午夜,一只手象一缕青烟从高空伸过来
我抱紧这个旧友象攫住一段门槛的无望
内心的血渍咆哮着加固我的防堤
我,是无边泛滥洪水中的一支血朵
没有一滴纯净可以倚靠,除了一身飘摇

午夜,这只手象一条被自己的毒所伤的蛇
在我乌黑的脉管里孱弱地游绕
一个人的历史在它的眸中如此鲜明而无力
它一吐出毒信子就可以吞噬我二十多年的青春
我病入膏肓的火焰无法豁亮沉默的眼睛

在午夜,没有哪扇窗可供逃遁,或为我洞开
一生的雨水就这样倾临!而我
仍要站在脚底萎缩的石头上向它膜拜
啜吮满身的毒汁,紧握那只
忧伤然而即将决绝的手!

1998.1.10 广州

 

请关注“大藏诗歌论坛”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