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 情 挽 歌》 (组诗)

“在一个充满浑沌不清的宇宙中,这样明确的事只能出现一次,不论你活几生几世,以后永不会再现。”

——《廊桥遗梦》

 向你跌落

 

向你跌落
雪花中纷飞的家园

纯净之黑,我无力挣脱雪花轻盈的美
朔风中的你,摇摇晃晃
倚靠一片上帝馈赠的叶子来临
我无力偿还,履底淤泥的凝重
我无力俯视雪花中的你凄然地陷没

向你跌落
雪花中纷飞的家园

今夜的酒盏,如纸般稀薄
我无力吞咽所有青色的果子
正如爱情,它疯长之后的虚脱
守望宁静的家园
她旷美中的微笑
我无力仰望所有星辰在半空中的坠落

向你跌落
雪花中纷飞的家园

回家一路,泪水全无
我无力拯救洪水泛滥中的花朵
忧郁的琴弦如尸首般倒挂
我无力挣脱上帝愚蠢的春天
远古的诗歌袅袅传来
我再无力探询那是不是你我终生醉心的
——疼痛!

 

 

最后的牛仔

 

要用怎样的颓废,填补一生雪花的空白
纯银的雪花,比天空更美
时光的哀号,掐灭白桦林中的絮语
羚羊般的诗人啊
你将在哪一方迷失的沙地拾捡枯萎的花瓣
——收进你空空如也的心房?

黑暗中的光芒,你火焰的一生
命定飞翔的光芒,你无法缱绻孱弱的树枝
正如一江流水,无法抵御远方的音乐
“最后的事物”,它永不再来
我家园中那朵未出土的玫瑰
尚未从噩梦中醒来
羚羊般的诗人啊
你将在哪一个春天的夜晚
蒙上你黑色的眼睛
才可躲过这致命的劫难?

甚至注定流放的诗行,它也无力偿还
无力践踏北去的笛音和古老的夜晚
迷幻隙缝中的爱情,如水泡般浮泛
羚羊般的诗人啊
会不会有你们灵魂共生的第三个生命
在世界的苍茫中四处游荡?

而又是谁在说
“你是大路
你是远游客
你是所有下海的船……”

 

 

零度空间

 

所有的事物,在另一世界与我平行
我们的爱,如两个黑暗的宠儿
在雪光迷幻的祭坛前会合
梦的边缘,遗落我们不少平俗的泪滴
大路渐渐崩塌下来
水草渐渐高过我们的头顶
我们开始放逐体内的另一部分
竭力在空中握手、拥抱和亲吻
或者相互浸入、溶合,变幻、奇美的意境
在无风无月的圣光的对峙中蔓延开来
我们暗察:自己一生向着对方——

千年的情歌
千年的柔板
我们奋力冲向那生命的终点
旷世的空蒙
消融无数幽怨如斯的魂灵
等到再看不到你那无色的影子

1996.1.29 – 31 广州

 

请关注“大藏诗歌论坛”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