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觉得自己是那么专注,那么单纯,对一切都不在乎,心里始终只有一件最想做、最值得做的事……
自我,一条涓涓长流的小溪,一个广阔无边的大海。
正因为幻想太多,未了结的梦太多,正因为渴望湖水的宁馨,渴望大海的广博,岁月无情的溪水边,又失落了太多斑斓的色彩,一颗热切憧憬的心才如此深沉,如此执著,它在思索,思索追求,思索奋斗,思索人生……
他让许多美妙的阳光无由地轻轻掠过,让满眼的春花独吐芳馨,让清新晶莹的晨露暗放光芒……对美好的世界,他只报以习惯性的深深的一瞥……
就这样,他超脱了一切,冷淡了一切,但他的内心却更纯净,更执著了,它象烈火一样地燃烧……
他站在最高处,俯瞰着一切。他想摘取星星和月亮,他想征服太阳,他高唱着奋斗之歌……
他象一只孤独的雄鹰,高傲地飞翔,虽然大漠风沙、风霜雷电,使他一身憔悴,遍体尘灰,多想歇歇,但他没有……
深沉的心,埋葬了多少浅薄,多少无聊,隐藏了多少人生的忧伤,人情的渴望……
深沉的心灵,必写满人间的沧桑。
深沉的心,一首血泪交织的动人的诗章。
他时时高唱着人生奋斗之歌……不为别的,只为了心中的——理想。

 

陈炅
1991.9.6 苍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