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的歌唱》(组诗选)  

 

1.向日葵

 

十个太阳在天堂铸钟
火红的太阳一个个心痛
一支箭射落了太阳九兄弟
如今射手已去,天堂已空

那把巨大的弓在头顶飘来飘去
洒下无数葵花籽在这五月
五月的麦芒,映亮冬后的荒凉

我的兄弟,你要来到向日葵边
看看它们怎样对着那一个太阳说话
看看它们的绝望怎样吞没勃勃的希望

五月的黄昏一片苍黄
那一个个梦中的太阳
在麦地里摇了摇头
那时天空已远,天堂已空

 

2.太 阳

 

这个太阳点燃过天堂里的大火
如今用来烛照一家人的油盐米饭
万有引力不适用的今天
狗见了金子也倍觉煦暖

太阳仍然在奔跑,向着命定的终点
它只是照耀一些幽暗的时光
只是芸芸众生将在它的光圈外奔跑
大地在物质的反应堆里裂解,麦地
连同初生的太阳,绝尘隐去

太阳们死去了那么多,还有谁
敢于拥抱它,梦见圣洁和死亡?
还有谁不是苟活在这灿灿人间?
只是在你厌世的那一瞬,阳光
才从凡高的油画上倾泻下来

那是阿尔的太阳啊,引你来到麦地
你还会用太阳的双手
心痛地抚摸那里茁壮的葵花吗?

凡人的太阳
万里平庸中的一根拐杖
谁还能用拒绝死亡的五月的流水
仰望它完好如初的光芒?

 

3.一日

 

奥林匹斯山荒凉一片
最后一个太阳神被砸向岩壁
冰冷的石头,开不出一朵鲜花
只有几个人把太阳捧起,用于
清晨的仰望和黑夜的米饭

不幸那几个人后来成了天才
不幸天才成了太阳同样被砸在
岩壁上,劫数轮回
只留下几滴血迹被挂在客厅里

现在,你抬头看那幅画或者
翻开一页诗,阳光仍透过纸背
月光般沐浴着你——那只是
远古的命运发出的一声喟叹

当你在这叹息声中蓦然惊醒
阳光如注,仿佛奥林匹斯山再度喧腾
你顺势写下几行诗,为
幸福或平庸的一日作证……

 

4.追问

 

面对喧嚣只是荒芜一片
孔家庙陶冶我们安分守己,老庄未必
让灵魂开窍。你不得不点一下头
让另一半球的月亮沐浴我们的枯渴
石头易于搬运、肢解,却未必
能砌成高山和太阳

一次次的嫁接,咀嚼唾沫
在石头里开几朵凄美的小花,然而
就是这些小花也铸成了多少太阳
中国的太阳都是些行动派,在太阳黑子里
首先炸毁自己

碎片铺满了天,石头屑也飘落下来
草莽们把这一切一概拨开,在乱草里
寻找真理,在床上摸索深刻
结果找到的只是他们自己
于是平地升起无数颗星星,群星璀璨
有人蠢蠢欲动,高呼太阳万岁

面对喧嚣只是荒芜一片
麦地已经褪去,太阳永未升起
缺席的隐痛步步胁迫呼吸,我们的眼神苍凉
你能说平庸已深入到了大地内部吗
你能说远而又远的地方就是曙光吗

 

5.证明

 

再没有别的什么可以为我们作证
石头砸中地板发出巨响
它才真正来到大地
而我们芸芸众生,太阳
并不为我们而照耀
叫喊声在一百米内化为乌有
提前刻在墓碑上的铭文也将提前湮灭
只有这忙中偷闲留下的一词半句

在生命的时空中回荡,向我们的
生存致意。它们是一日日的尸骨
我们用语言埋葬了平庸,赢得了自己
却不是赢得世界;它们那么卑微
象蚂蚁在长堤上一路排开
而潮水即将涌上来吞没它们
沧桑的淘洗中终将销声匿迹

这是平凡而真实的诗意,是
我们小小的太阳和坚韧的土地
而在历史的回溯中,我们多么象是
一个个自说梦话的人,忍受着
琐碎的平凡,坚守着温柔的纯洁
静静仰望五月的麦地和天空
苍茫的命运跟随着你
而不跟随身外的任何人

 

2004.5.17-20 北京西苑(一亩园)

请关注“大藏诗歌论坛”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