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 品


【傍晚的河】

作者:江南山民

白日依山尽了
一只狗一直刨着、嗅着
一河余辉

终于,河掌着的灯
像神掐过
我点着的烟

河牵着狗和我
风犹吹过
树梢上的孤独

吹过儿时的虫鸣
水如灯火闪烁
星星也是


大藏评读

读这首诗前,江南山民刚来我的评论赏读群,我一点都不认识他。因此对他的诗歌应该说可以有一个客观的看法。这首短诗,让我领悟到现代汉语诗歌所能达到的语言与意境交相辉映、浑然合一的魅力。作者发挥了创造性的想象力,综合运用了通感、拟人、偏移、扭曲,还有空间、时间的转换等手法,动静结合,虚实相生,形成了很多现代字词的陌生化效果,锤炼出不亚于古典诗词的浑美意境。它在整体上,似乎就是用白描手法勾勒成的,四幅首尾相连的水墨、写意画。

第一段,是一幅夕阳傍山、余晖映河的意境图。作者用了王之涣的诗句来刻画图画的前半部分,但是“白日依山尽”和“了”的结合,就成了古诗现用的陌生化方式,将整个古典意境也相应转移到了现代,(我认为这是可取的艺术做法),使夕阳斜照并慢慢地沉于山下的过程生动地跃然纸上,达到了意境塑造的效果。图画另一半是一只狗在夕光辉映的河边漫步。河中变化的余辉本来是没有形状和气味的,但作者用了两个有意思的动词,“刨”着、“嗅”着“一河余辉”,利用狗的错觉(即以为光影是有形状和气味的),通过感官的转移即通感手法,写出了夕照映河时变化着的瑰丽的光与影,夕照中潺潺小河、漫不经心走动的狗(还有周边静态的村庄田野)形成了一幅意与境谐、唯美的水乡意境图,有着古诗的雅韵。而狗的动作,是点亮整个动静和谐水乡意境的枢纽。

第二段,“河掌着的灯/像神掐过/我点着的烟”,这又是一幅妙极的黄昏意境图。暮色渐渐离合,河水缓缓流淌,而河边的灯光次第亮起来,倒映到河里,形成了影影绰绰的幽美景象。掌灯就是举着灯。河是不会举灯的,这分明是拟人手法,这样的好处便是把河写活了,更有生命立体感。作者在夜色恍惚之间,神发奇想,想象这是神明(或者上帝)在晦暝中掐过“我点着的烟”。这里有拟人,也有感觉的偏移和扭曲,流水中闪烁的“灯”和上帝掐过点着的“烟”,都是忽明忽灭的,神奇的想象达到了某种虚实相间、堂皇迷离的意境效果。开头作者用了“终于”,使这一整个灯影闪烁的画面,与上一层次的动态意境的切换之间,感觉上留出了一小段时间,即从“傍晚”过渡到了稍晚的时间。

第三段,暮色似乎越来越深,似乎潺潺的水声终于惊醒了沉于神思遐想中的作者,作者才回到现实中来。这时,除了河灯的光亮,周围似乎一片昏暗,所以只能沿着河灯一路走,作者用了“牵着”一词,突出“我”和狗对河的依赖感,达到了一定的陌生化效果。风吹过“树梢上的孤独”,把无形的“我的孤独”写成了有形的,这也是一种感觉的偏移化,同时个体进入天人和谐状态中的“孤独”,正与上述几幅幽静的意象画是整体契合。

第四段,(风)“吹过儿时的虫鸣”,风可能带来“虫鸣”声,但决不可能是“儿时的”,所以这又是通过想象使作者回溯到了童年,时间、空间的转换丰富了诗的内涵。“水如灯火闪烁/星星也是”,前一句是因为上一段的整体意境画面感觉而来的,蕴含着多重意蕴(水光飘离、灯影闪烁),后一句一定程度的省略显得合理而简洁,两句结合,一起形成相当的张力。这样的谢幕场景,有儿时的怀想,有对水光和灯影及星星的整体描绘,也是一幅意境悠远的画面,令人回味。

整体感觉,这一首诗有点像古诗中的四言绝句,不知作者是否有意类拟四句古诗的结构形式,营造意境来演绎至此?这样的意与境谐,恰合古韵。

 

2015.6.25  发表于大藏沉潜诗歌论坛

 

请关注“大藏诗歌论坛”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