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樱诗歌8首

 

《递进》

 

皓月之美,惊扰着大地上的精灵
我却无法躲避她白银的脸
我甚至无法阻止她的流泻
一只麋鹿赶追着我
我必须在不停的奔跑中
抖落身上的霜粒

今夜,露珠也在奔跑
她在赶追恍惚的时光
直至碰到一个人的鼻梁
哦,花园还未消逝
谁的喘息掉进了梦幻短昼?

心脏一样的石头也在奔跑
和她一起奔跑
把麋鹿和露珠赶追到天边
我们不是两块相挨的石头吗?
互相依靠而又
冰冷无声

 

《我如此相信……》

 

在遥远的事物中我如此相信
那晚枕着的
是你疯长到天边的芨芨草
三月的蒲公英旋舞
一只蜗牛掉进了蓝色天光
我如此相信
那暗处发光的是你噙化在我嘴里的
惟一词语
我如此迷恋如此相信
那夜之后
钟声从峡谷里升起
那只放在我头上的
就是你的手
就是上帝的手
你的手还会伸进黄昏里吗?亲爱的
许多空话哗哗地流走了
我只是一个被你虚构的人
一个被时间慢慢放下的人

 

《雨水穿过五月》

 

雨水穿过五月  使怀念
成为琥珀
有什么比这更恒久
你言词的光晕  犹如疼痛
直抵那夜丰满的削瘦

如此  我深居水域
做你梦中的植物
开向夕阳  一往情深
为你包容雨季的心所包容

有什么比这更恒久
一只歌  一株渗透生命乐音的花树
而我盼望你逆风而归的
船只。 在此翻扬
你力透纸背的诗歌
成为我  最后的光亮

 

《灰蓝色的一个下午》

 

微凉。灰蓝色的
一个下午音乐在喧嚣
你突然丢弃它们转向我
我手中的香水瓶
被你碎了一天一地

一天一地都是我疯狂爱过的
果浆气味
比空气更轻比蝴蝶跑得更快
你却闭着眼睛一遍遍嗅着
骨头里的灰

我的香水瓶碎了。从此
我的身体里再也嗅不到
你要的那种蜜

 

《水塔》

 

秋天了,我的水塔为你
长高了一层
本来我是想蓄满水就告诉你
本来我是想让水流遍我全身
好让指尖涌出一首诗来漫浸你

但你回去之后
每天都在不停地发烧说胡话
我想起你划动火柴的模样
你把自己一根一根点燃
十天十夜烽火连天啊
如此炙烤我的桃林
什么鸟兽都给你吓跑了

现在 只有我和水塔
形影相吊
现在我只想
把升高的水塔叠起来变成道路
把温情的水蓄在身上变成河流

当你有一天听见大海的喘息
你千万不要哭出声来

 

《三步华尔兹》

 

三步,再三步,就是绝命的
华尔兹
音乐带走我的呼吸
你让我迷醉  一剑封喉的王
从此我呼吸你的森林、月光和野兽
呼吸你的翻江倒海

王,你不要随意旋转我
那个旷野上茫然四顾的女孩
不是我
她仅是我绝版童年
飘忽的影子。我随时光流转
你不要旋  我怕卷入你的旋涡

我要远远地看着你栗黄色的头发
被喧嚣的海浪带走
你那向上翻卷的
栗黄色头发
早知道我就把它制成标本
或者森林的倒影

现在,潮水退去,音乐重又回来
我依然在你怀抱走着
绝望的三步
一只盲目又愚蠢的小灰虫
贴着华尔兹柔软的水面
低低地飞  飞向深渊

 

《鸳鸯鸟》

 

是否在你述说之后进入想象
并且让我触摸到她光滑的羽毛
而在此以前
她还在一个城市的橱窗里
蹓 跶
如果夜是水
她应在里面嬉戏
但她抵达了我
通过影子花幽深的根茎

爱人  一对模拟的鸳鸯
让我看见了神
在天堂行走

 

《白藤湖》

 

暮色中漂移的一场约会
你紧紧拽住了我
这诺大的房间是爱的容器?
我一秒钟的家
在哪?

黑暗吞没了白藤湖
你奇妙的身体在窗帘下
舒展
——从前那片洁净的叶子
我的睡衣是垂直的深渊
你听见了泪水的叹息?
当我倦缩在你胸脯
一道光线分开了  白藤湖

亲爱的
分开我们的不是光线
一粒纽扣抵过来  向着心口

 

阿樱简介】

阿樱,本名余淑英,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惠州市诗歌学会首任会长。2001年北京鲁迅文学院作家班进修生。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开始诗歌创作,作品散见于《诗刊》、《作品》、《诗歌月刊》、《诗选刊》等,有诗作入选《中国新诗选》、《广东作协50年诗选》、《广东诗歌精选》等30余种当代诗歌选本,多次在全国性诗歌大赛中获奖,出版个人著作《南方有薄薄的霜》、《风吹向陌路》、《离别又在清晨》(诗歌彩绘本)。现居惠州。

 

 

【花的诗学·女诗人谈诗歌】

 

诗歌女人:美与爱的热望

阿 樱

 

2015年的春天,我的身体一直被百合花的香甜味儿浸泡着湿润着,有时,我带着这种香味奔跑在旷野中,身后是无数微笑的小草,而羽毛湿润的鸟在树枝间扑上扑下,婉转啼鸣,我听到了一种诗性的呼唤!
诗是什么,记得我多年前曾和祖母说过,情感抵达指尖就是诗了!诗歌在我们女人眼里,她是一个奇妙的世界。只有通过她,才能沟通于我们作为性灵的一切创造。每当沙砾沉落,我们的眸子、精神,乃至肉体,都在那自然的琼浆中获得近于光一般的清洁。诗歌不仅仅给我们带来感官上的愉悦,还可消解我们灵魂中的不安和躁动!
以玄想为目的,表达美与爱的热望——诗歌女人是柔韧之花智慧之花……“柔柔的,从对岸漫过来,神话的鱼翅一闪,便看见你眸中藏着的橄榄枝,那一束不露隐情的神秘,永不消失的亮点一直透上你的唇角,是我的花环!”

 

请关注“大藏诗歌论坛”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