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中的一朵桃花》

 

她来自哪一棵桃树
被哪一阵风雨无情地扯下
这朵流水中的桃花

哪里是她最终的归宿
时间的尽头还有多远
这朵流水中的桃花
一无所知,命运
掌握在流水手上

随波逐流
多少人这样讥笑
这朵流水中的桃花
却不见,她依然平静地
舒展开每一片花瓣
释放出最后的光芒
让我的诗歌长出了翅膀

 

《永福寺塔》

 

永福寺与南朝的烟雨一起
泯没了。居住在这里
有谁想到,他是住在众神的魂灵之上!

只有永福寺塔还坚守着天空的蓝
坚守着落日后宁静的港湾。
尖锐的塔尖,并不像人们的想象
可以支撑起深刻的思想和信仰。
一只乌鸦,把它当做产房
延续着自己的后代。
塔上草,黄了又青,青了又黄。

怀抱救世愿望的诗人,沐浴焚香
之后,趴在一只酒杯上
睡梦中看见刀光闪过
银河断裂,一地月光

浮现:寺庙的香火鼎盛
花草的泪水滥觞。
天地间,一只苹果的歌声
荡气回肠。

 

 

《灵魂的孤本》(组诗)

 

1、记雪两题

 

下雪了 

 

雪是从傍晚开始下的
下得并不大
一片一片,像白鹤的羽毛
那么轻盈,皎洁
落在发丝上
落在地上
很快就回到了流水
只是第二天早上
窗外那棵大树
枝叶最繁茂的一枝
已被压断
轻盈的雪花
在时间里
有了惊心动魄的力量

 

大雪来临

 

雪说下就下了
有些人还没做好准备
他们还在回家的路上
雪就赶上了他们的旅程
他们把手和脖子都缩起来
生怕雪和凌冽的风
会跟在后面,撞坏了夜晚的家门

世界一片宁静
连河水也停止了流动
一切都回到生命的初始
只有披一身风雪的人
移动着世界
他们多想,把那些路灯
捂在怀里,像捂着
自己的女人

 

  2、一把弹弓

 

我有一把弹弓
是坚硬的桃木做的

原来,一只鸟
曾在那棵桃树上做窝
一对情人
曾在那棵桃树下亲吻
年年桃花盛开
红了流水

现在,其中的一根桃枝
被做成了弹弓
当第一颗石子被射出
我看见
红霞缺了一角
并听见一声鸟鸣
像石头被穿过的声音

 

3、奥斯维辛

 

今天,我看见了奥斯维辛
看见了全世界的眼睛
看见一棵树,一片草地
还有一大片花
和平,安详,宁静

我看见一个母亲
坐在一棵树下
哼着摇篮曲
灿烂的阳光,从枝叶间洒下
落在她干净的脸上
落在她身边的婴儿车里
远处,一个老人
雪白的胡子里
流淌幸福,荡漾笑意

但我没有看见一块泥土
没有看见泥土下的白骨
不知道在阴雨天气
会不会有磷火
让夜行人感觉到寒冷
不知道那条洁净的道路
会不会关节疼痛
让某个日子
难以站立

 

4、 古镇

 

像一册古旧的线装书
在现代化的图书馆一角
看一只蜘蛛织网,看岁月的墙皮剥落
桐油浸泡过的书线,韧性已失
经不住时间轻轻地抚摸
那些文字,甚至经不起一次阳光照射
藏在老人斑后面的家训格言
在一场雨后散落一地
而浪迹远方的游子
他们的手上,是包装袋,是砖头
他们腾不出一只手
来捡拾,修补
这册灵魂的孤本

 

5、稻草人

 

远远地,我看见
父亲坐在田埂上抽着旱烟
弯曲的脊背
靠在稻草人身上
一只麻雀飞来
在他身边叽叽喳喳地说话
我听不见他们的交谈
只看见父亲的烟斗
一闪一闪

远处没有花
近处也没有风
整个田野就他们三个
相互支撑
相互交谈
更远处的一条小河
安静地流淌

而父亲的手上
还在编织一个新的稻草人
他只是想给他的土地
添加一个成员,给我
增添一个兄弟

 

《捣练》

 

 

最富于诗意的劳动
是把一片月色
杵去一切杂质
然后像爱情
在一条江水里漂洗

柔韧可以缝补岁月
可以作为一根绷带
紧紧绑住历史的伤痕
不至于让血液
染红草地和山林

捣练的声音
那么轻柔
却捣得断秋风
捣断旅途上的寂寞
和寂寞深处
谁的思念

偶尔,杵得薄薄的月光
也会像一把雪亮的刀子
吻上
一只优美的脖子

 

 【殷红简介】

殷红,原名肖声福,1985年毕业于江西师大历史系,长期在中学从事教育工作。80年代开始文学创作,先后在《诗刊》、《星星》、《解放军文艺》、《诗歌报》、《诗林》、《绿风》等刊发表大量作品。
1988年获《诗歌报》首届“爱情诗-探素诗”大奖赛爱情诗特等奖,并曾先后获两届“江西省谷雨文学奖”等数十个文学奖项。出版有诗集《流动的日子》等,并有作品选入多种文学选本。上世纪90年代中期后工作重心转向教学实践和教学研究领域,现为江西省德兴市首席教师。

   (通讯地址:江西省德兴市德兴铜矿中学;邮箱:xiaoshengfu2006@162.com )

请关注“大藏诗歌论坛”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