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蝴蝶

 

没想过和一只蝴蝶这样邂逅:它
像一片枯树叶一样,迴旋、飘洒,
然后滑落;我俯身拾起,
它用仅存的触须委身于我,
没有一丝拒斥,它的翅膀
斑斓而残损,像一个
正在凋零的梦。
这肯定不是庄周梦见的那一只,
那完整的天物,翩翩然
引人臻于化境,它不是!
它再也飞不起来,无法抵达
自己的世界。它也没有
饱尝镜花水月,雪雨甘霖,
只是一再被人加冕,化身
曼妙的梦境和唯美的爱情,
而解构理论家说,一切象征
不过是虚无的所指,蝴蝶
意指不明,它只是一种生物,抑或
它根本并不存在:霓舞人间。
现在它的生命即将定格,
我哀怜的眼神是清白的,
至少那一刻,我没有将
隐而消逝的风花雪月
与稍纵即逝的诗情
和它联系在一起,
——再次摧毁它。

2015-6-20 14:57 初稿

 

请关注“大藏诗歌论坛”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