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藏诗作《七弦琴上的断章》被恶意抄袭、剽窃!

——可悲?可喜?抑或可思?

文/大藏


剽窃事件始末:

 

    2007年5月25日凌晨,我在百度搜索关键词“七弦琴”的时候,偶然发现本人代表作《七弦琴上的断章》出现在一个网名叫“咖啡与鱼”的新浪博克(作品网址)里,试着打开后,发现该作品被私自挂在博克上,并未注明出处和作者“大藏”字样。


   随即,我抱着愤恨的心情继续连夜搜索,再次发现该作品被一个网名叫“suilei319”的家伙挂在飘雪文学社区(
网址)里,一共抄袭有两处,一处是该论坛的散文随笔bbs(作品网址,不过因该分论坛不适合发诗歌,故被屏蔽),另一处即现代诗歌bbs(作品网址)。该人不仅以作者身份自居,假惺惺地与论坛诗歌爱好者交流、探讨,向众位不知情的网友邀宠献媚,还频频要求斑竹转为“精华贴”,情节实在可恶、可耻!
   当即,我在飘雪文学社区的作品后回复,申明我的真实作者身份。并对抄袭剽窃者作出了相应的指责。
   第二天,我即以作者身份在飘雪社区版务论坛上发表一个要求维护原创、尊重真实作者的讨论贴(
网址),并要求对作者进行处理。

调查取证结果:

  
   经过对两处作品发表时间的对照,以及作者联系方式QQ的核查,确认网友“咖啡与鱼”与“suilei319”为同一个人。

 


大藏对整件事的回应:

1.作品回复贴:
申明:《七弦琴上的断章》为本人原创!

本人严正申明《七弦琴上的断章》该作品为本人原创!
该剽窃者不仅在现代诗歌栏目上发,并在散文随笔栏目也发了!
此诗早已在2004年诗家园网站情人节情诗征集大赛中获奖,并收入
诗家园纸刊,并在全国多家诗歌网站和数十个论坛上公开发表。本人大藏,原名陈××,浙江金华人,70年代出生。
本人博克:http://dazang.70blog.com
沉潜诗歌论坛:http://chenqian.netsh.net希望剽窃者改过自新,后人引以为戒!

2.版务讨论贴

[讨论]请斑竹对恶意抄袭剽窃作品者做出处理!

^^^^^^^

 


剽窃风波之后的思考:

 

1.只要投入,总能写出好诗。投入你的赤诚感情,投入你的深刻思索,投入你人生的血与泪,你炼狱的苦难与你新生的渴望,命运的更迭与历史的沧桑,人类永恒的生生不息的脉动……你总能写出好的东西!好东西人人欣赏,少数人希望以抄袭剽窃你的优秀作品得宠出名,应该是你的荣幸,你的无上光荣。
2.建立个人品牌。要做被人承认的作家和写作者,真正要成名成家的,一定要注重个人品牌的延续性,让你的作品不断地被曝光,不断地以新作品填补人们对你的疏远和淡忘,别忘了,现在是网络传媒的时代!
3.固定的笔名和网名。在所有传播场合,以相对固定不变的笔名(或网名)来传播自己,对个人品牌的建树也相当重要,同时这也是防止别人侥幸剽窃抄袭得手的最佳选择。如果你分别以不同名字在不同场合发表同一作品,在别人看来,这个原创者身份就很难确认,而只有自己知道是不是被抄袭剽窃了。
  对于《七弦琴》一诗,因为我最早在北大中文论坛曾经以“天堂浪子”的网名发表,并与人讨论。这在一定程度上对自己的“大藏”原版的的利益造成一定的冲击,给剽窃者可乘之机。
4.网络版权亟需相关法律法规出台,维护原创者荣誉与利益。被别人剽窃,心里总是不好受的,就像看到盗版的自己一样。但这个东西执行起来,恐怕艰难复杂。我们拭目以待。

 


 

附:围绕《七弦琴上的断章》的各种讨论


 
1.在北大中文论坛上的讨论:
“天堂浪子”(即大藏)发表于 2002-11-1 18:37   

RE:七弦琴上的断章

你们也抬举我了。
我曾经和人在网上聊过,有一人说我的东东之学到了里尔克的皮毛,因为的情绪明显还有一些心理的混乱、忧伤以及个人倾向化,没有学到里的静穆、安详包容万物合一的风气。

附:时工对我诗的评价

<七弦琴上的断章>
【时工】 于 2000-05-09 1:56:03 加贴在 谈诗论词:

我想,李尔克的写作应是这样一种状态:在静默中体悟存在的孤独,然后等待神意降临。所以他的诗纯净而且简单,某种程度上如同浪漫主义,不似你这般生硬堆砌词藻。与其生嚼***的里尔克,不如多背几遍冯至的十四行,把握汉语更自然些。当然精神的里尔克目前还得从三手***本去寻找。你的精神状态与李尔克相比显得模糊,李尔克神秘而简单,形式上不玩花的。不可否认,你非常有才华,这几首诗如果不硬拿里尔克比照,写得和目前最好的汉语诗一样好,但决不是一流,因为没有最好的。汉语在迷失,你完全有能力承担起使其澄明的责任。好好提炼你的心神,努力吧。如果你想一直写下去的话。看得出,大藏兄是诗道中人,好像记得有个诗人也叫大藏,是否一人?很久以前我也写诗,写得很差,就是喜欢评点别人,言语不周之处,望大藏兄海涵。最近刚刚上网,在榕树上贴了两首从前的破诗,大藏兄有兴趣点点看,就知道有多差。很希望与你联络,欣赏你更多的作品。我还没学会设置E-MAIL地址,能否先告诉你的?

 

2.飘雪文学社区《散文随笔》栏目该作品的评贴

2.1 版主“苗族弯刀”(于2006.4.4 ):
在我看来, 这是一首大诗, 大诗的概念并不在于用笔的多少而是旨于笔下包容的多少, 在生存与爱情, 幻灭与挣扎,颓败与繁荣之间游走的作者似乎有一双深邃的眼睛,这些终极的问题在他的一次次反问与自思中暴露无遗.
就像作者所说的那样仿里尔克的诗试,而我却是在接触冯至之后对其有浅显的认识, 当我把注意力放在诗行中后,真实的感觉却不见得浮现于我的意识之中, 或许更多的是前意识,包括诸多的意象以及零落的段落,在那些很难找到必然逻辑却又有实在感知的字句间我一度迷茫.
七弦琴喑然而过, 响在我的耳际, 在我的脑海中却杂乱地悬挂着一把琴, 摇曳着一只玫瑰, 还有生命的长河在眼前潺潺流过,而在岸边似乎有一个诗人发出天问的姿态, 对峙着夜空, 回眸着那支玫瑰, 以及眺望着远方嘈杂的尘世,翘首的诗人将他们一个个串联起来组成了句子,化为了这首七弦琴的诗.
生命的维度,生存的危机,玫瑰的诞生,未来的光芒,幻灭的美丽,五个短章包含得太多,而我们正是在巨鸿的内涵中失去了方向
                   谢幕应在
                   游戏的最初
作者突发的圆圈似的思索让我好一阵迷茫, 以及"复活的眼睛,将切入万物潜守的秘密。"这样的句子带有哲学意味的思考,复活既是一次升华,作者意识之中确把这带进了一个高度, 从复活来讲,也就是另一种生存来讲,或许可以说成幻灭, 这一句诗让我深受震撼.
作者在西安和成都写出的诗歌试图剖析出自己灵魂的变迁以及内在的联系, 试图通过地域以及时间的变化来阐释不变的灵魂以及从中的深化,"倘若不介意另类的决绝,让一切颓落的自然死去,你最初的芳菲,怎不会在时间的厚典里再现?!" 
复活! 幻灭! 升华! 他捉住了自己的思想, 庆幸中, 那些悲怆论调, 那是苦恼的思索发问都在蓬莱画上了一个句号,"然而幻灭一再深刻着我们,如同一把喑哑的七弦琴,它的乐曲使我们悲怆,坚忍,而沉静。"
作者的这首诗歌很宏伟,深刻的思考以及欧化的语言都将此诗标榜了一个高度,在追寻着幻灭之间成就了她, 但是由于其中太多的模糊意想和抽象词语很难让人扑捉得到,不知道这是一种幸运还是悲哀.

不管怎样,仔细看来, 此诗堪为上乘之作!

2.2 “suilei319”(于2006.4.4,以作者自居):

你也抬举我了。
我曾经和人在网上聊过,有一人说我的东东之学到了里尔克的皮毛,因为的情绪明显还有一些心理的混乱、忧伤以及个人倾向化,没有学到里的静穆、安详包容万物合一的风气。
我想,李尔克的写作应是这样一种状态:在静默中体悟存在的孤独,然后等待神意降临。所以他的诗纯净而且简单,某种程度上如同浪漫主义,不似我这般生硬堆砌词藻。与其生嚼***的里尔克,不如多背几遍冯至的十四行,把握汉语更自然些。当然精神的里尔克目前还得从三手***本去寻找。我的精神状态与李尔克相比显得模糊,李尔克神秘而简单,形式上不玩花的。不可否认,这首诗如果不硬拿里尔克比照,写得和目前最好的汉语诗一样好,但决不是一流,因为没有最好的。汉语在迷失,我完全有能力承担起使其澄明的责任。好好提炼心神,努力吧。如果我想一直写下去的话。

不知道弯刀是否喜欢北欧的艺术?

2.3 版主“苗族弯刀”(于2006.4.4 ):

 

其实我是很喜欢欧化的长诗,但是唯一的遗憾在于,有些意象我是抓不到的, 你的这首诗歌,我是在有感知的前提下仔细思考的,如果没有感知我便不作任何评论, 诗歌更多的是一种状态, 心灵的状态, 就如同读某一个人的诗歌可以体会到他写诗的样子,你的诗歌是我所喜欢的, 与火狐不一样,但是都很能让我得以理解,  而正是这种完全通过文本的理解我供奉为上乘之作
每一个人读诗所得到的感觉不见得一样, 但是所得到的意象大致相同, 那都是在读到作者的心灵前提之下, 对于你也是一样, 于是我们会去读, 会去做一会诗人, 以及走进他们的你们的灵魂, 这是一种体验.
希望在诗歌上你能发更多的好诗待我们慢慢品读
我向来读诗歌都是以这样的眼光去衡量的, 首先是逻辑性, 即使在这方面没有一条主线但是至少能有让人找得到的意识逻辑, 其次是意象上, 我觉得意象能让诗句饱满, 三是在内容上也就是诗歌所承载的主题,四是在形式上, 因为我的眼睛不希望看的杂乱的诗行.
只有这样我才会理解诗歌, 也才会读到诗歌包含的东西,所以通常我读诗歌只能选好的, 不然我就很郁闷.诗歌会读不懂, 但是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有感悟, 因为有时候感悟很难用语言表达,那便是前意识了我并非想抬举某人, 我必须用尖锐的眼睛去看别人的文字, 但是很多时候人容易被文字征服  那时候便不那么主观了, 但是优点是容易看到的, 缺点也不便多提.

2.4 “紫枫翎草”(于2006.4.5):

 

呃,草儿不太懂诗歌,不想过多的说形式上的东东,只说下自己的感觉吧。
这诗适合在一个静寥的环境下细读,因为太多的思绪在喧闹中难以索求,此诗展现出来的意境就似一幅抽象派油画,又像是那欧美宫廷中的圆舞曲,一圈圈地转悠,缓慢地深入,繁华中的寂寥,跨越时空的思绪带来玫瑰的静香,便像生活中无以名状的忧虑丝缕萦绕在心间,那种剪不断的情愫在诗里随处可见,因此我想作者应该是个有心留意生活的人,也应该是常看一些较唯美的东东吧。这样的人总是对自己有着某些期待的,只是不知那些期待从何处去追求,或者说常会看着眼前,进入脑海的却早已是远处的事物。应该是蛮会发呆的吧。
呵,小草闭着眼睛瞎说的。说的不对别介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