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    吻

 

 

从此后不能再吻恋人的唇了
在这分手前的最后一晚

无数的吻浸在乌彩彩的油水里
月光的罅隙中似要飘飞起来,印在我们
曾经炽烈的唇上,又似乎怀着诡秘,要沉入湖底
——她端着螺盘,轻轻松松地说:“请吃螺……”

她,怎忍心咽没所有甜蜜的过往?
温柔无限倾刻间化为噬髓的憾恨蔓延
在一个个同样温柔而孤独的月夜
那些吻吮过的螺在心里会变成衍生疼痛的毒刺

姑娘的浅笑隐隐闪现在狡黠的夜空
她的唇与田螺一次次清脆地相吻,仿佛
夏夜的蛙鸣,缠绵悱恻,不忍卒听
而我,却在渐渐窒息而凄冽的空气中
觉出了人间越来越浓重的泪与腥……

1998.4.6 晚

 

请关注“大藏诗歌论坛”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