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太多的单行道,我的一生是不能回转了。
       生命中充斥了太多虚幻和泡沫,就像退学,就像那场风花雪月的恋爱。一切都不复返了!从乡村的孤独小男孩,到阅尽人间繁华世界苍凉的中年男子,我的人生如此漂泊无定,意义指向如此晦暗不明。我感觉我的一切都需要重新评估了!这个世界飞奔得越来越快,而我们的心却缺乏足够的预见未来的洞悉和应对现实挑战的准备,我们永远只是现实秩序的一个棋子,落伍的棋子……
      事业是什么?是男人的立身之本吗?世俗总是以挣多少钱来评价一个男人的成败,以他和家人的生活质量来考量男人的能力。我想,对我个人而言,选择什么方式活着不是最重要的(只是对我的家庭和整个社会关系来说,事业才是他们应有的庇护、衍生和维系之源,是一个家庭幸福的基础)。当然,我非常愿意为我所爱的人去做现实的努力。理想的事业应该是我重新选择人生甚至命运的一种努力,它应该让我赢得在这个虚幻世界生存的意义感,让我自己与世界在这里真正相遇、相融,而不是永远缺席的状态。而我们的父辈是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首先他们不会在精神层面去考虑,更不会在现实物质需求上为子女的一生考虑久远,所以稀里糊涂地在困苦中过了一辈子,我们除了痛怜之外只能尽力帮助他们晚年安康。我们奋斗的力量就来源于我们的缺失——对物质缺失的深刻恐惧,对另一世界(而我们父辈与这一世界的隔阂,会让我们饱受艰辛)强烈的征服欲望。这两点,一个是物质,一个是精神,都会让我们付出一生的代价。而正是对生存真正意义的追寻,会让我们在这个浮躁的世间精神不堪重负。
      好了吧,什么是有意义的,什么是没有意义的,在此个世纪初,仿佛有钱就有了意义,因为有钱才可以去享受更好的生活,才可以有闲情逸致去体味生活的价值。所谓穷人,似乎是不配思考生活本质的,因为他如果连家人都养不活,就不会自如地跳出生存的“怪圈”来,只能永远受生存的摆布。所以,有时洒脱地放下意义,专一地追寻生活本身反而更为合理。这也是一个男人应有的潇洒姿态。
      爱情、婚姻和家庭,三者是联体的,只是有些人愿意孤立它们之间的维系。经历了人生的波荡曲折,感受了爱的腥风苦雨,我想我们更有理由相信,爱是可遇不可强求,爱是宽恕体谅,爱是坚贞不渝,爱是死生相依……只有真正经受过真正考验的人,才懂得怎样去把握爱情和生活本身,我想那应该是一种从容的成熟的理性的姿态,是一种把爱放在一生的漫长历史来考虑的心理维度。爱应该会在某个时刻自然地降临,只要你永不放弃真爱,并勇于主动适时地出击,永远满怀对生活的热情和未来的信心。
    而婚姻应该是水到渠成的,如果摒除世俗对两个人结合物质上的要求,婚姻应该是建立在两个人共同的精神旨趣、人生信仰和生活观念基础之上。对我来说,最恰当的婚姻是志趣相投、志同道合的结合,是一种建立在充分的精神包容与相融的基础上的结合,因为这样不会因为两个人差异过大而存在过多的对对方而言的空白地带,不会因心理节奏的不同步而造成心理和沟通上的隔阂。我知道人和人相差会很大,而我们都希望找对对方,这需要运气(也许我们一生都没有这样的运气,或者有运气但是错过合适的时机,因为阴差阳错不能在一起地的男女遍地都是),也需要改变(相互的融合需要双方尽量敞开自己,以宽容、自由的心态靠近对方,接受对方)。在这种面对对方的融合和沟通的过程中,我们绝不能回避一方不能到达对方的领域与角落,或者不能接受的缺陷,因为这正是双方融合沟通的难点和关键所在,是婚姻的矛盾纠结点和潜在威胁。完善的婚姻正视双方的差异,并保持双方具有一定弹性的个人空间,这需要双方的真诚实践与不懈努力,并在一定程度上进行民主沟通的规范与制约。我甚至相信,最好的制约和规范几乎是一种宗教,如果现实中没有,我们自己心中就应该有,而且彼此相照不宣。
       我想,我对爱情的想象似乎多了一些,现在正是可以彻底放下的时候了。只要我坚守内心,我相信一切自然到来。我不再要求,不再勉强,不再造作,不再自欺,不再畏缩,不再念旧,不再……最好就是不再去想爱情了……我可以做到。
      我相信,很多时候,人生只在一念之间,重要的只是心态。
发表时间:2007-9-5 23:4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