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几次的[读诗],看了很多的诗歌。我对自己诗歌的追求似乎越来越清晰。

 我想,我比较看重诗思的内在意蕴,以及诗歌中自觉追求或自然蕴涵的人文关怀。这是一种艺术追求的倾向,也是一种诗歌的价值观,是我在面对诗歌的思想性和艺术性等问题时,首先把思想性、人文价值或精神意义放在艺术性、形式感之上的个人追求。虽然这种追求,在现在这个后现代、后解构时代似乎有些不合时宜。当然,这并不代表我否认那些以艺术性见长的“纯诗”或一些很独特的好诗。“好”是一种综合判断,优秀甚至杰出的诗歌,至少应该包括我这种倾向的诗歌。
    “意蕴”一词,根据百度百科的解释:即事物的内容或含义。歌德的“意蕴说”把艺术作品分为三个因素:材料、意蕴、形式;意蕴即人在素材中所见到的意义。一般把前两个因素合称为“内容”。
    按照歌德所说的“意蕴说”,我主张诗歌首先是要有意蕴,要把素材中所能透露或蕴涵的意义放在首位。追求素材的繁杂堆砌和形式的光润圆滑,而忽视或回避艺术作品的内蕴,个人认为是一种本末倒置的做法。在网上搜索了不少诗歌,有相当的作品是重素材和形式为主的,在这里我不列举说明,只拿自己的一首诗《水蚌,或诗歌》,来解析一下我的个人艺术倾向(虽然这首诗,诗思还是不成熟的)。
还有什么房屋是不会陷落的
如果土地还需要劳动,花朵还会流泪
人类还会在春天微笑,在冬天逝去
我们能否建造一座水中的宫殿
如珍珠,居住在水蚌的壳中
我们能否用纤细的腮绦更深地贴着水底?
当季候都闻风而动
当水都在空中横流——
哪怕一滴水啊,都渴望成为彩虹
淤泥蠢蠢欲动,怀着沙汀的梦
那来自大海的呼唤将被搁浅
要么潜入暗流,要么呼吸天空——
我们终将学会吐纳,或凝炼嘈杂的空气
如果这时,我们在歌咏过水中之月的河床着陆
请转过身,让内心颤动的水流映亮那苍茫
2013.12.2 初稿
  在这首诗里,我透过水蚌这个核心的意象,最想表达作为理想世界精神的诗歌在现实世界中的地位,它在物质社会中内在经受的巨大的冲击与落差,以及诗人、诗歌最终的存在状态等(当然,本诗在旁人解读时可能会生出更多的意蕴。多重意蕴正是我希望达到的艺术效果)。如果一首诗仅仅带给人具象的美的感受,我认为是不够的,它还应该是心灵的指引,理性的超拔,启发人去思索人生、生命的价值,关注命运和永恒的精神,引领人去探索更广阔的理性世界。这就需要通过贯穿文本的隐形的智性哲思、深层的人文价值的承载来实现。
2013.12.03

请关注“大藏诗歌论坛”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