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 衣》

 

我,是一个无影的疯子
水仙花的气息深入我的呼吸
嚼碎我的烟斗,以及玫瑰
我坐成了椅子的风度
静待天外来客的莅临
一种纯洁的痛苦充盈了我的周身
而我,满怀欣喜

这时,灯光的沉默再次
压迫我的灵魂
我的神经开始痉挛
我慢慢地站起来,又倒下去
同时开始哀求我的同伴
而他们,已消失在遥远的天外

只有最后一朵水仙花留了下来
它在我刚想哭的时候
幻化成一袭
我永生的囚衣……

1995.11.24 广州

 

请关注“大藏诗歌论坛”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