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 态》

一份沉默在另一份沉默里延伸
年老的剑鞘,浮在空中
我看见自己的眼睛
如一首不成调的歌曲
在一个恍然升起的仓促中

一千次梦想纷纷陨落
循入更深的空谷
超度的词,在无语中迸出
它偕灵魂踽踽而行

而谁又曾看见那只白雁
盘旋在城市上空
然后归去……

1995.3.19 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