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哲思统领意象张扬生命尊严,坚守光明的终极关怀立场》

——析读东荡子诗歌《树叶曾经在高处》

 

大 藏

 


 
 

树叶曾经在高处

东荡子

 

密不透风的城堡里闪动的光的碎片
并非为落叶而哀伤
它闪耀,照亮着叶子的归去
一个季节的迟到并未带来钟声的晚点
笨拙而木讷的拉动钟绳的动作
也不能挽留树叶的掉落。你见证了死亡
或你已经看见所有生命归去的踪迹
它是距离或速度的消逝,是钟声
敲钟的拉绳和手的消逝。大地并非沉睡
眼睛已经睁开,它伸长了耳朵
躁动并在喧哗的生命,不要继续让自己迷失
大地将把一切呼唤回来
尘土和光荣都会回到自己的位置
你也将回来,就像树叶曾经在高处
现在回到了地上
 

 


    

大藏评析:

  与其说这是一首关于落叶凋零的诗歌,不如说这是一首如何直对死亡、面对万物消逝的生命之歌,在不经意间引导我们认识死亡。东荡子的诗歌总能带给我们重新认识最平常的生存哲理的惊喜,而这样深邃的哲思不是空洞的说教,而是经由精巧的意象群与诗思的层叠演进诗意地呈现的。
      诗的开头前三句,东荡子首先要描绘树叶的飘落(A),其次传达没必要为其哀伤难过(B)。他没有去描写秋天场景如何,树或叶又如何,他的要旨不于简单的A,而在诠释B的哲思。因此他引入了第一个意象(也是第三者),即通过“城堡里闪动的光”,用它的“闪耀”,“照亮”叶子的“归去”(即完成A),传达了生命消逝的绚烂与自在,因此无须“为落叶而哀伤”,形象地阐明了万物消逝乃客观自然规律,无须为之哀伤。同时其貌似突兀的开头,也造成了读者阅读和理解上的惊奇,使其哲思凸显,蕴含丰沛。
  接着,从“一个季节的迟到”到“不能挽留树叶的掉落”,这后三句与前三句有异曲同工之妙,即哲思的内蕴,但却是对前三句的进一步的哲思挖掘。首先,“季节的迟到”与“钟声的晚点”相对,“拉动钟绳的动作”与“树叶的掉落”相对,一远一近,一静一动,形成对叠相错的诗韵;其次,这第一句和后两句形成貌似《诗经》篇内“兴”的结构,以第一句的起兴来强调后两句,结果强调了对生命消逝的深层次的哲思,即事物更迭的规律难以超越,“树叶的掉落”无法挽留,“笨拙的动作”也于事无补,从而增强了深远的诗性意蕴。
  如果诗的前面部分是用内在深刻的哲思来统领具体的意象的话,后半部分(从“你见证了死亡”至结尾),东荡子将哲思提到了核心位置,开始夹杂对消逝、对死亡的直接哲性叙述,来彰显他对生命过程的透彻理解和对人类生存与命运的终极关怀。
      他概括“生命归去”的过程,不是了无“踪迹”,而是“距离或速度”,“钟声”、“敲钟的拉绳和手”的“消逝”。东荡子延续了前段的意象群,向我们指出了任何事物的消逝都是具体的形、态、度和时间、空间等的消逝,都有其自在的尊严与尺度。他对生命尊严的尊重与个性的张扬,不经意间在纸间透露。同时这样的意象群延续,也保持了整体诗性的流畅与内在的气韵。
  诗歌写到这一步,也许大部分的诗人已认为可以结束了,而东荡子不!从“大地并非沉睡”直至末尾,浸染着东荡子宽厚博大的终极关怀与执著探寻人类精神“异类”理想的个性色彩,闪烁着如“乌金”般的光辉。当“见证了死亡”,面对死神的迫近,没有人不忧心和迷惘,他郑重地指出,“躁动并在喧哗的生命,不要继续让自己迷失”(这是多么可贵的情怀!)他用诗性的理性思索试图引领我们超越黑暗与阴翳。他真诚地召唤:“大地将把一切呼唤回来/尘土和光荣都会回到自己的位置”。在东荡子看来,万物更替、生命消亡,化为“尘土”也好,流传“光荣”也罢,只是“回到”本该属于“自己的位置”。而这里,“大地”、“光荣”等貌似空洞的词语在他笔下,成为他言说真理的最强音,显得恰到好处。
      最后,他将一首诗的末尾回转到对生命终极的关怀上来:“你也将回来,就像树叶曾经在高处/现在回到了地上”。在这里,不仅回应了开头的“落叶”飘落之命运,而且指出,所有人包括你和我,都难免要“回来”,回到人本初的位置,从而将生命尊严与生存命运推及到每一个人,让人唏嘘深思,回味不已。他用他对宇宙生命的悲悯情怀和高迈超拔的精神理想,使他的诗成为了消除黑暗而坚守光明立场的终极关怀的完整写照。

 

                     2014.10.14 改          (内文字数:1389)

 

请关注“大藏诗歌论坛”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