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读秋水、蓝色空间、江湖海、栖代、杨晓晨的诗

1、选诗是一种扬弃。无论怎么选,都带选者最根本的艺术倾向,并上升为观念运动。
2、原创性才是最终的Power。原创必然体现在:如诗思意蕴如何对意象、结构的统领,场景写实与理念务虚之间如何精巧结合等方面。我将摒弃之前有普及和提高鉴赏力之嫌的选诗行为。
3、相信自己的感觉和眼光。眼高手低是最有可能的。这就是为什么很多编辑做不了作家和诗人的缘故。
4、自觉向诗歌评论靠拢。我相信只有大量精细化的阅读,才会有凌驾于文本之上由感觉锤炼出的诗思洞察力、形象概括力和对对诗歌写作历程的远见卓识。
5、先锋寓于本质化的生活。这需要诗人准确把握自我生存与时代进演之间的微妙关系,将个体的生活态度完全敞开,并回归到澄澈、光润的语言本身。
6、崇尚诗写中的理性。我不大信任灵感这东西,因为天才罕见,不能依靠灵感来写作。我个人时常先确立一次诗写的主题和框架,然后让诗思来调动灵感和意象素材。我相信理性高于感性,能整合感性并使之升华。伟大的诗歌无不闪耀着理性的光辉。
 ——大藏
《多么美,多么凄凉》
佛说,“放下我执,便大彻大悟”
你说,“多么美,多么凄凉”
这算不算最有分量的理由
让我们都活着,决意找到幸福
亲人不在身边,疾病如同一场阴谋
灯光格外刺眼,连孤单也像一种罪过
凌晨四点,欲将自己埋进等待或者梦境
恐惧却如同幽灵般的风暴
光阴正在被我攥成沙子
我的指缝,因过于相信力气而愈加空洞
众生的舞台,喜剧和悲剧轮流坐庄
我紧紧握着汉字,不放
作者:秋水
 (注:“多么美,多么凄凉”,引自鱼鱼诗歌《礼物》)
 20131110初,20131127改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f729c90102efcu.html

大藏评语:

  整体的原创性和精巧的诗思与结构是本诗的亮点。
  首先,前四句以引言的形式叙说了生存哲思,并统领后面四段的诠释型意象。
  其次,后四段的意象各自又完全独立,彼此诗思跳跃性极强,形成了诗歌的较大张力;但这些意象,又都是围绕着“活着,决意找到幸福”这个意蕴来展开的。
  再次,“亲人”段与“凌晨四点”段以形象场景见长,而后两段以理念经验见长,内在又形成某种诗思蕴涵的递进与升华,使最后的张力增强。
  这一首诗,让我再看到了由哲思统一整体意象与结构,以及场景之实与理念之虚合理搭配形成的创意效果。

《花 草》
对于这些细小的事物,我必须更深地俯下身去
才能靠近它们的暖度,才能听见
细小的内部拥有足多大的辽阔
四季和方向,正在它们的内部行走
它们的小手,举起软软的大陆和太阳
它们与我们之间仅仅一墙之隔
呵,这些永生的水银
我们曾经的命,来世的婚姻
这些尘世中的事物,凹陷的风
细细的影子,就像在等待一首恰当的诗
就像马上要醒过身来
轻轻呼唤我们心中最柔软的乳名
是呵,许多年,我的心都没有疼一下
这些细小的事物,能否就是我此时的中药
让我找回家乡、思念、月光,以及
月光下,正在往日的花园中漫步的自己
作者:蓝色空间
2011年4月14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52d04c0101cudo.html

大藏评语:

  这首诗可能不算是杰出之作,但它透露出的对微小事物的关注角度以及灵动飘飞的灵感与想象值得借鉴(请原谅我又拿自己的弱势来说事)。如何从最平常最细小的事物和细节去寻找“宏大”的诗意,一直是很多诗人的弱项。
  这首诗中,以形象感强的新鲜意象(如“俯身”的动作,“小手”、“软软的大陆和太阳”、“水银”、“凹陷的风”、“疼痛”的感觉等),来具象化、佐证或升华一些略带理性或特定意味的传统意象(如“辽阔”“四季和方向”、“曾经的命”、“来世的婚姻”、“乳名”、“家乡、思念、月光”等),前者使后者在传统的语境下发生了凹变,从而使诗思显得开阔而丰满。
《尴尬》
做生意的朋友
来看我
顺手拿起我的诗
夸张地说
五十岁还写诗稀奇
又对我说
写得不长我数数几行
然后他数开了
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千万
戛然而止
看着我尴尬地笑笑
我也尴尬地笑笑
《明明带个小三来》
带老婆到省城开会
散会后
我们还在长长的甬道里
他们已走到
光天化日之下
一个声音
忽然间传过来
哎呀你们说
那个叫什么江湖海的
明明带个小三来
却硬说老婆老婆的
恶不恶心
黑暗中我拉住老婆的手
等声音消失才走出
作者:江湖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93cacb0101oyj8.html

大藏评语:

  这组诗歌,平淡的语言蕴涵着丰富的社会人生世相,我欣赏文字底下对社会趋向和现实人性的那份敏锐关注及丰富深刻的内蕴。
  第一首以“数钱”方式勾画出了一个中国特色的生意人的形象,一个动作就深刻透露了物质世界与精神追求之间的强烈反差与“落差”下的“无奈”。第二首以同事对作者“老婆”的误解,深刻揭露出世俗社会流行“小三”的畸形世态。两首诗都对社会现实具有极强的讽喻针对性。

《夜深沉》
西风紧,如泼墨。
我是墨池里的一尾鱼,凝望夜空
破碎的经卷。
在暗香浮动的前世。
我的虞姬仗剑婀娜,美得孤寂。
那时,快板夹杂的鼓声,
如死战后的悲凉。让我误理了宫商。
这用来离别的,素白的江山,
如今仿佛一副水袖的冷,
值得掩面。
作者:栖代
http://blog.sina.com.cn/u/2668022661
大藏评语:
  这首诗选用了几个连续的镜头画面(墨池里的鱼、舞剑的虞姬、战后的沙场、离别的江山)来表现主题意境,读来诗味盎然,让我们既领略到古典文化的韵味,又深为作者的匠心创意而折服。
  细读此诗,注意到镜头画面的连续性形成了的整诗意境的变幻与层递感,增强了诗歌内蕴。
《落叶,或者命运》
我用了一下午的时间,来参与
一棵树的一场告别仪式
残酷也好,不舍也好
叶子,作为秋不可缺的一部分
落下就是意义
相对于离别,我是幸福的
相对于风中的不由自主
我是幸运的
这一树落叶,印证了我
从念念不放到摊开双手的过程
关于爱,关于宿命
关于归根
只是,当我终于注意到它们的时候
分手已到来,我多么渴望
这翩然的离去能划痛
我的双眼
可窗内的自己
从容得没有一丝表情
作者:杨晓晨
http://blog.sina.com.cn/u/5443cf5d0101h6x8

大藏评语:

  这首诗也许算不上出色的诗歌。我欣赏的是作者用几乎完全自然无痕的的口语写出了生命中沉重的一页:分手。作者以告别秋天来引题,其语调的从容与静默,使分手这个结果成为作者从容、自然的生命接受历程。
  由此我想到,对不同题材和不同事态的诗写,应该完全遵照事物发展对于生命或生活本身的意味(注:不知道“意味”这个词是否贴切)去选择语言的格调(书面语还是口语,典雅还是奔放、细腻还是粗犷等)、色彩(白洁、灰涩还是黑沉等)与不同的诗句结构(有引子还是直接入题,分段还是连段等)。
    最恰当的诗写,应该也是最不露痕迹的,是最高的技巧。
2013.12.09 摘自大藏新浪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