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霓天堂》(十四行组诗)

北斗七星和太阳在守望天空什么样的花圈
我天堂中的雪花被舞袖低低地席卷……

——题记

大 藏

 

NO.1 绝命的少女

 

珍贵的少女
额抵天堂的少女
用你眸中的白雪
包裹黑暗中无望的诗篇

在这人间,我是最后一朵爱人的乳房
用这唯一的乳房爱上一切光洁的重量
黑暗中无望,雪花纷扬
我无望诗篇的头颅一不小心就滚入空空的天堂

我在空空的天堂中沉睡,千年不醒
皑皑白雪覆盖了又黑又亮的乳房……

珍贵的少女
我绝命的少女
只有你眼中盈而不畅的冰川
深深灼痛一个诗人的绝望!

 

NO.2 肋 骨

 

肋骨装满火焰 去意彷徨
肋骨哀伤在空空的天堂
诗人在水乡把它当作松明
洒遍一些黑夜 照亮一些人间

诗人未能看见羊群向着他狂奔
大地伸出蔚蓝色的臂膀
他湮灭的骨灰 如尘土翻飞

如尘土翻飞的,他的肋骨滚不上人住的屋顶
屋顶上的树枝,在人样的风中折断
最后的晚餐人们吮吸骨髓与尘灰
和子宫一道 它们冬眠,并且受孕

通体发黑的肋骨藏在少女温温的胸脯
灼渴难当,不住呻吟:
“小太阳,小太阳,快快把我照亮……”

 

NO.3 爱 情

 

放弃水上的建筑 回到子宫
珍贵的少女
你蜜一样的小太阳
又黑 又亮

我听到你的体外战车喧响
我象小丑一样,紧握心脏——作你的枪
你的小太阳又黑又亮 在一片残火中央
而我胸膛盲目 象小丑一样

小丑的沉默 是因为爱情
仿佛你的子宫 是我佑庇的天堂
在这里生 还要
在这里死

你羞羞的血管是巨大的酒缸
我只想浸浴 并溺身而亡

 

NO.4 我不再梦见清晨

 

我不再梦见清晨
你的泪滴象无数白花圈,霓环不再
你如一朵初融的白雪吮干我的童话
然后伸出咽喉的冰接住无垠的雪花

雪花如烟熏黑我的纯洁
玉兰灯下的幻影剪成一句倒立的巫咒
血红全无。阳光和雪焰投入乌黑的冰岩
我幸福的星辰被狱中的蝙蝠劫入无边的毁灭

毁灭和天才将侵扰我的一生
诗歌从天堂美丽的尸骨边汨汨流出
劫难临近。死亡为我叩开重重阳光永恒的门
一朵孤愤的火焰在一生的泪水中作最后的叹问

叹问紧缠在你罂粟红的唇际——它的温软毒我每分!
我不再——梦见清晨。

 

NO.5 雪霓天堂(一)

 

北斗七星和太阳在守望天空什么样的花圈
我天堂中的雪花被舞袖低低地席卷

黑暗中锻炼焚灼骨血的爱情
我纯净的肋骨和少女的眼睛
天堂中的白雪、美丽的鲜花和羊群
——缀成闪耀我黑暗一生的霓虹

珍贵的少女,婀娜在我高高的荒寂的天堂
所有的泪水围着你的轻舞旋转
所有的风轻拂过你冰凝的脸庞
在这高高的荒寂了的天堂
我攒够一生黑暗的火焰辉映雪霓的斑斓!

红橙黄绿蓝靛紫 出现在和太阳相对的地方
如北斗七星七次无望的爱情
它的美丽——仿佛黄昏雪坠的天堂中无可药救的花圈

 

NO.6 雪霓天堂(二)

 

白雪纷纷扬扬。暮霭之中天堂轻洁、飘幻
我的霓虹横贯其中闪耀万物
歌笙升起。无数翩跹的少女
献出雪白的肌肤

命运高悬,如一个小丑的脸
我怀抱一段乌黑的门槛走在天堂的路上
黑暗中憧憬,而又无望
我的骨头被黄昏的使者抬入雪霓不朽的神光

孤苦一人,我走在天堂的路上
那个绝命的少女
那个洗劫天堂一空的弱女子
是否早已挥舞其间,对着雪霓窥觑良久?

而唯美的雪霓在黄昏如天国中遗落的一首诗
等待那个绝命的爱我的人代替它闪耀

 

NO.7 冬天,沉默的炅子

 

子宫怀胎十月,产出血儿
缘何安排这绵绵无望的冬天?

黑暗中无望,雪花纷扬
我仿佛被人间遗弃
带着血迹到处展览,扰人惊烦
我想投入雪霓的天堂中沉睡,千年不醒
雪霓的天堂除了雪一无所有

这——就是一个冬天的炅子,最后的炅子
在人间光明复活的阳光地带
孑然遁入黑暗和寒冷,倾心空无一物的天堂
他对人间的情呓呢喃化为永不凝固的血水流淌

朔风从黑暗刮向黑暗
黑暗中无望,雪花纷扬
——正如一个晴空万里兀立万丈冰川之上的炅子!

 

1997.12.11-13 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