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 堂 之恋(散文诗)

——致珍贵的少女

         两半炼狱的心,在各自万难之穿行后融为一份圣洁高贵的爱。身附影随的灵魂的火花,在相互无所不及的空濛的召唤中消融为一种精神和谐的飞翔,一种高于万物的完美,一种静止之中的永恒……
这是我梦幻中的天堂啊,我天堂中一次至高的生命的洗礼!

你寓居于我天堂中,永恒而完美。然而我天堂中的爱人,我只是一个孤独的太阳的乞者。白昼里虚浮的幻影,伸出千支银闪闪的箭矢,穿刺我深挚渴慕的瞳仁,虐杀我黑暗中正直无畏的爱心。和无家可归的流浪者一样,不得已我一直以我的盲目摸觅真理和尘世中珍贵如你的少女。在喧嚣如灭的荒寂中,我天堂中的爱人,我已过早地被自己冷色的火焰所焚毁!
我是乞者。天堂的殿前,你如雪的肌肤悄然滑落,眉宇间深镌着春天的哀怨。然而,我天堂中至爱的浪子,对于我,你无力偿还;你在天堂的一角吟哦,抑或幽咽,你无力偿还爱情熏叩我心时我凄艳的逃亡!

这不仅仅是一次劫数的全部过程,我的浪子。除了你,还有哪一升焚如火的诗句能够超度我?我四肢的纤白,锁擎住我所有狂迷的神经。在我生命的原野,你舞姿翩跹,飘幻迷离。我穷尽一生的守望却无力挣脱你虚设的桎梏!……
走进暮春,我是一井深而虔诚的祈盼。前世的忧郁与纯银的雪焰混吞挟卷我的空躯。拥抱流落尘间最后的祷语,我已为你失落了整个的世界。
来吧,我生命中的天堂浪子,我永生的恋人!
我已泪流满面,我情不自已。天堂的玉阶下,我在朦胧泪光中看见你如诗般的影子缓缓地向我飘来……

1997.10.15 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