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祷或倾诉(组诗)

 

 

1.我梦见……

 

突袭而来的梦与劫难
是我幽暗白纯的本真呈现

青春   这撩人的罂粟花
钻出火花便遭寂灭的燧石
我用骨血把它揉碎   堆上火和雪山
孤傲冷艳的火苗   今夜   映亮了
故乡的葵花   溪流   和柴扉
原谅我吧 我至爱的亲人们
我深居爱和幸福的内心
却无家可归   怀抱竖琴
赴死如   放浪高歌

此刻   巨大的黑夜于我如此亲切
夜眸孕萌了生命久远的潮汐
时光在忏悔和希冀的幻梦中缓缓流过
我梦见无边的苍穹和大地
苍凉、澄明而凄清 秋风中
传来大地硕果的馨香
飞鸟的羽翼悄然滑过
无垠辉煌的苍穹背后   昭示了某种
真理的方向

在神圣的黑夜走遍大地
我要的就是   这一方向

 

2.挣扎有如一朵黄花

 

他对手握的美丽一无所知
他被推进一个乌黑的谷口,隔住所有
有形的人
飞奔的白马,掠过滴血的熔岩
不可一世的孤绝
在夜的花蕊深处凄艳地弥泛
他的灵魂终于出窍。挣扎:
有如夏季风中的一朵黄花

这水与火的诱惑,凄迷了他一生的梦想
羸弱的身躯,在自身的重量上倾斜
殷黑的骨血,顺着火的方向四处流淌
当罂粟的手,在夜的表面掩卷过来

他枕着礁石聆听雷击周身
他看见幽冥中的阳光如柱
大地的抖颤,使他节节直起了腰
他仰起头
岑寂的风口燃起了火把
蛰着的灵魂发出声声凄厉的惊呼
他——在自身的火焰中心狂舞!

(初作于1996.6.13)

 

3. 倾 诉

 

黑沉沉的夜
使心灵圣洁

每一次,当他象一个大地上的幽灵
从金属的无边聒噪中逃遁
两手空空,立在你的面前
华贵的泪水
便自苍白的灯下 如冰凌
纷纷坠落

此刻,是什么样的叩击
使他的祷语酸涩

旷寂之中他的绝唱如空谷足音
繁荣时代你形销骨立
孱弱而无形:你的存在
使他形同裸体
时刻倍受浮光和冰雪的刺虐
他冰冷的火焰,自眉际焚起
温暖不了自己乌黑的血脉
尘世的风卷起火苗,空气之中
他腥臊的肉骸倏然远逝。而

脚下的土地开始颤抖、翻滚
城市的引擎开始胁迫他的视听
太阳被人揣在口袋里追逐、嬉戏
立交桥下他发声的头颅不知西东
他不再记得其余——甚至还有你
他的呼号喑哑 封住了他的嘴

都市的荒芜席卷锃亮的白昼
璀璨的长夜重又沦为幸福的渊薮
他被自身的虚脱疲乏地裹挟
尘嚣之中他听不到你隐秘的抵达
——你发自黑夜的谶语向来细若游丝

于是,你在他灰黯的门楣旁幽咽
他在一次月光的逼斥中醉醒
恍然的变幻,方觉如食磁性的砒霜
使你 成了他手下的哭丧棒……

习惯浸淫于黑夜。这个
洁癖的男人,如蝙蝠般活着
如异域行星,以无尽的冷火喂饱自己
弃绝尘俗女子的万种风情

他将在大地哪一角的万花丛中躺下
静候高贵的霉菌滋生、死神叩临
在黎明到来之前湮化成一颗
太阳的黑点

看啊,这是他体无完肤的肉体
他肉体最后一抹灰烬在演绎一个
关于死亡和永生的传说
暮色苍茫,大地宁静、吉祥
万家灯火正为他的灵魂举行盛大的庆典……

 

4.爱的祈祷

 

圣洁的黑夜赋予我盛大的爱情
我的冷火一再幻现恋人的柔媚
为爱漂泊一生,倾尽一生泪水
黑暗之中有谁聆听我夜夜如织的蜜语?

都市的玫瑰飘浮在夏日的唇边
我的爱人深居在秋水之湄
我天堂中的浪子啊,我的俾德丽采
你请引领我走上比痛苦更远的道路
我的命运俯伏于你灵魂的磬钟
我一生的泪水要在你的眸中珍藏!

原谅我,因为一再挨延望穿了的时光
我像一个复活于冰山上的壮士重返家园
我的决绝是缠绵,冷漠是亲昵
在这世纪贫乏的幽冥时分
唯你——是我一生的富足与骄荣!

因为你,我的心跳第一次贴着大地
我体内外的黑暗真实而透明
我决然而喑哑的绝唱
从此——透彻而飞翔……

 

5.呓 语

 

什么样的狂迷蒙蔽他一生的真实?

白日里如尘滓,黑暗中如蝙蝠
何来隐秘处连片突袭的泪水?

颓落的伊甸园。伫望
他眼底的明亮未敢忽略一片空中的叶子
无数欣喜的幻影相拥飘过
哪一个是他可以联袂同行的族人?
春寒之夜情人们个个早栖进都市的穴窠
他的万丈挽篇打湿不了她们的一记浅颦
他与飞驰而来的车灯对目被深深灼伤
他被挤到自身的边缘
他,被阻断了历史和远方

太阳啊,这时你不要说:
“他吸食成捆‘莫须有’的罂粟
他的泪水编织真实的谎言……”

万物沉没。一生溺于黑夜
如蛾以一身薄翼擎起巨大的光明
火焰啊,黑暗之中幸福与苦难已真切缏连
天堂和地狱仅存恍惚间
告诉他,世界的哪一角落犹存阴霾
爱情在通明中比夏天生长得更为盛大
他以正义和光的名义呼召:
“风向那边吹去!”而

当阳光普照,万物呈祥
大地之上生存的气息掩面
上帝啊,庆典时刻请不要以收获的霓环
鄙夷他畏缩的颈项
让他额前的忧思绵延无边
让他不尽的泪水在阴暗的一隅
悄坠

一生溺于黑夜啊。另一种黑夜
他啜饮泪水    冰凝了伤痛

全诗作于 1997.10-11 广州

 

请关注“大藏诗歌论坛”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