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浪子》

 

今夜我接受你的殊荣最后一次走向你
天堂浪子 我炼狱中的贝亚德
今夜走向你 我燃响太阳的尸骨
将乌黑的爱情投入冰冷的石壁
然后翻上美妙的天堂和天堂殿前如椽横亘的躯体
在天堂的云端你如雪的肌肤悄然滑落

为什么是你的美丽掩埋了太阳 而不是我忠诚光荣的血
夜色中焚尽太阳最后一朵璀璨的光辉
我用太阳火红的亡灵叩望你 叩拜众神
我已升入天堂 我空空如也

那么,我才是那个“王” 那个真正的“天堂浪子”
亲自从你的手边接过金色的铭牌
这心灵的墓碑 我高高地举过头顶
这是一再钟情而绝望的炅子 最后的炅子
手捧太阳母亲的遗骸 一支永恒之火的箭矢
在世纪末某个春天的夜晚 悲伤地走向你
向他最后最后的情人告别 从此
从此后我将放浪天堂 拒绝拥有
我是最后的天才 我是炅子 我要燃爆自己
生命的火山
今夜我不再梦见尘嚣之美 梦见爱情
我的灵魂流连于广袤的大地、苍穹和宇宙之间
天地一片澄明凄清 而我孤独而美丽 沉默着热爱着
我向人间抛洒无数道神光 擦亮一片幽暗的眼睛
那是我今生最后的最后的一次爱恋啊
——我藉以此度过伤灼累累而平静的余生

1997.5.13—18 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