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黑白海蚌正交粘一片粉红海贝的童话

 一颗大济苍生的心灵,里面是空的。它时刻蛰伏在时空中,作空旷苍凉的思索状,它向宇宙忿怒地倾吐普渡黑暗的火焰,身袭一身沧桑。人类的终极理想,抑或生存的最高艺术,一种传说中不灭的精灵,它肩披真、善、美的霓裳,时刻拍着孔雀般的翎羽,寻求一种临界涅磐的飞临。

 黑色的生活需要敛息屏气,甚至使人窒息的沉默。该受伤时便敞开心扉揭开伤口!艺术建构于深色底座的生活,又凌驾于生活之上;人类的伊甸园,在于对苦难的悲悯及人类自身的美。不讳真诚而受伤的生活,使艺术的峰值更为高昂。

 循着夜的黑衣上升的火焰,渐渐褪去腐朽累赘的躯壳,露出无数雪白的肋骨。肋骨是火焰纯净的诗章,它使火焰越趋辉煌。彻照一切的太阳神在火焰之上,它扑闪半边绯红晚霞的裙裾,挥洒圣洁金光。此火焰和太阳构筑了我——“炅”。

1996.11.1(1997.10.15 改) 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