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谁的沉默弹奏秋天的泪水》

秋天。流亡的屋檐传唱寂寞的风声
阴影自瓦砾堆上缓缓立起,阳光掠过
时间的水上,谁用黑锈的浆照彻摇晃的命运
将倾斜的赞歌悉数归还燃烧的琴弦?
谁用苍凉的笑声捧起白纸上的花朵
将百鸟坠折的翅膀送上渐次灰黯的穹苍?

猎猎的风旗披浴一片残存的夕红
一条脆弱的桅杆支起谁的一生?——它遥不可及
这命运浅滩里幽寂的泉水啊
是谁,聚累一生盈盈的爱将黄昏的墓园守卫?

记忆中谁的沉默弹奏秋天的泪水

关上一朵花的门开口向内。当秋天 越来越深
在体内铺展开的薄暮,是一种比湮灭了的尸骨
更易仓皇上升的灰烬。与生死和梦幻相对
是谁,把在废墟里孕育成长的荒芜
涂在了蓬勃的睫毛和不事雕凿的灵魂之上?

无垠的秋风肆谑于季节与生命之间
高空中的尘烟,飘浮的到处是碎裂的瓦片
瓦片上的星光,是谁放逐一生的家园?
星光下的女子,翘首仰望的又是谁臂弯里的风情?
这生命旷野中饱满的诗句啊
是谁,忽略雷雷笑声背后的阴影将希望深埋!

记忆中谁的沉默弹奏秋天的泪水

音乐缕缕自骨头里升起。阳光细碎
谁的牙齿咀嚼无数冰凌锐利难挡
谁的歌喉照彻苍茫换回体内的金属闪烁
灵魂的马匹,铁蹄被雨水浇灭的马匹
透过落日的残垣,抚摩宽阔的草原

死寂一片的旷野中
脆弱的桅杆上金属喧响
愤怒的琴弦步步逼入秋天的心脏

记忆中,是谁的沉默在弹奏秋天的泪水?!

 

1996.10.24-28 广州

 

请关注“大藏诗歌论坛”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