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 剧》

他的灵魂无法偕躯体游行
在内向的镜子里,他看不到自己忠诚的足
这唯一的足,翘立于浑沌的星云之间

他的失重,是为了一次更高的提升
他用双手切断往昔的河床
并深深地俯伏在遥远的歧路边缘
他彷徨,并且希翼:
一条火舌底下诞生的命运

1996.5.12 广州